洗肾索偿额增100元 病患:总比没有好

过去10年都得洗肾的卓永进认为,如果洗肾索偿顶限再高一点,多少也会减少全国肾脏基金会的压力,让基金会帮助更多洗肾者。(受访者提供)
过去10年都得洗肾的卓永进认为,如果洗肾索偿顶限再高一点,多少也会减少全国肾脏基金会的压力,让基金会帮助更多洗肾者。(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洗肾病患预计从明年起每月可向终身健保额外索取最多100元赔偿,但卓永进觉得帮助不大。

过去10年都得洗肾的卓永进(51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每次洗肾要300元,这额外赔付额还不足以抵消一次洗肾的钱。他无奈补上一句:“但总比没有好。”

终身健保洗肾索偿顶限目前为每月1000元,如果理事会的建议通过,明年料增至1100元。卓永进每周洗肾三次,一个月估计要花3600元洗肾。

他说,扣除1000元后,余额以全国肾脏基金会津贴支付。他认为,如果洗肾索偿顶限再高一点,多少也会减少全国肾脏基金会的压力,让基金会帮助更多洗肾者。

卓永进去年因糖尿病而须截断四根脚趾,伤口久未痊愈,将近两年没有工作了。如今终身健保保费上涨,他担心保健储蓄不够支付。

“公积金局应该允许我们用普通或特别户头的钱缴保费,毕竟那也是我们工作存起来的钱。”

从事保安业20年的卓永进,过去每逢星期一三五洗肾,二四六和星期天上班,当时还能自给自足。失业这两年,坐吃山空,他盼望能重返职场。“保安员形象很重要,我不能穿拖鞋上班,要穿包鞋。足科医生告诉我,只要伤口愈合,我还是能回去上班,他们会帮我做一种特别的鞋子。”

全国肾脏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黄振令受访时说:“洗肾是昂贵又长期的治疗,每一分钱都有帮助,较高索偿顶限能帮忙补贴洗肾者的医药费,尤其是在这种经济情况下。”

他说,今年7月起,全国肾脏基金会也为肾脏病患提供更高的洗肾和药物津贴,病患每年能节省介于948元至2688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