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好友情妇诽谤占女病人便宜 外科医生上诉得直

字体大小:

已婚妇与当精神科医生的情夫撕破脸后,向新加坡医药理事会举报情夫与一名外科医生,指两人串通占多名女病人便宜,和她们发生不当性行为。外科医生入禀法院起诉女子诽谤,原本败诉的他昨天获高庭裁定上诉得直,女子须为其诽谤行径做出赔偿,具体赔偿额有待日后估算。

高庭法官施奇恩指出,没有足够证据说明女子张思莹对精神科医生陈恒宁与外科医生王建平的指控是真实的。首先,张思莹自己不算是陈恒宁的病人,尽管两名医生曾私下商量如何诱使一名女病人上床,但没有证据显示两人串通对多名女病人下手。

不过,法官认为,两名医生私下的通讯内容揭露了他们的真面目。两人或许是能干的医生,个人性生活也属私事,但明目张胆地把女性当性玩物的行为,玷污了他们的专业名声,到头来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

张思莹在2018年6月向医药理事会投诉陈恒宁与王建平,指两人串通占多名女病人便宜。她称两人利用自己行医的名誉,物色容易“下手”的女病人,然后交换病人与同事的信息以满足他们不道德的欲望。她以自己为例说,陈恒宁便是在知道她情绪不稳定和服药的情况下占她便宜。

根据昨天发出的书面裁决,陈恒宁与王建平是好朋友,前者在2017年1月与已婚的张思莹发生婚外情,当时张思莹在康生医院当业务发展经理。2018年4月份,两人到布拉格旅行时,张思莹找机会偷看陈恒宁的手机,结果读到陈恒宁与王建平之间的大量手机短信,揭露两人大聊与不同女人上床的性事。

部分短信内容包括两人炫耀与不同女人上床的“战绩”、王建平埋怨陈恒宁没介绍女性给他认识,以及商讨带着各自的性伴侣一起性交的可能性。

张思莹大发雷霆,拍下手机短信为“证据”,威胁陈恒宁要揭发他的丑恶行径。陈为此写了道歉信,并建议做1万元赔偿,但张思莹未接受。她连发电邮给陈恒宁的同事与上司揭发他的行径,并且向王建平的妻子告发。

施奇恩法官说,张思莹必须提出充分证据来说明她对两名医生的指控有凭有据,否则她的言行就构成诽谤。法官认为,从手机短信内容来看,陈恒宁与王建平确实不断在物色可以与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对象,但不足以说明他们串谋来占多名女病人的便宜。

首先,法官解释,以张思莹的情况而言,她与陈恒宁先是情人,之后陈恒宁才为她开配抗焦虑药物。交往期间,张思莹没有投诉“被占便宜”,直至发现手机短信内容,得知陈恒宁背叛她之后,才觉得自己受害。若说陈恒宁做出背叛行为,他所背叛的是与张思莹之间的亲密关系,并非医生与病人的关系。

法官:商讨性诱女病人 两医生虽未下手名声已毁

不过,法官指出,陈恒宁与王建平确实曾针对一名当房地产经纪的女病人交换信息,并且商讨如何让她“上钩”,例如由陈恒宁假装有兴趣买房,这无疑是不道德的行径。可是综合所有证据,两人只串谋占这名女病人的便宜,而非张思莹所指控的对多名女病人下手。

法官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王建平被迫把手机短信与私生活曝光,但正是一个人私下所说的话,才能显露他的真面目。两名医生在专业生涯以外与不同性伴侣所做的事,是他们个人的选择,“但陈恒宁与王建平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理由,他们三人当中,没有人在道德上取得胜利。”法庭也对张思莹发布禁制令,不准再对王建平散播构成诽谤的言论。(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