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被狗咬伤骨折 联络遛狗女子无回应

许月云目前右手打着石膏,若右手骨折无法自然复原,或得动手术安装螺丝。(李健玮摄)
许月云目前右手打着石膏,若右手骨折无法自然复原,或得动手术安装螺丝。(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一名妇女在9月25日晨泳后步行回家,途经宏茂桥第501座组屋时,一只与她擦身而过的雪纳瑞犬(Schnauzer)突然发狠,朝她的右手臂一口咬下不放。

牵着狗的女子始料不及,用力把狗拉开,反而加剧了妇女的伤势。该名遛狗的女子电召救护车并在车子抵达现场后离开,过后就失联了。

被狗咬伤的妇女许月云(66岁,退休)到陈笃生医院接受治疗,住院一天。她撕裂的伤口缝了七针,今天得去复诊,骨折部位的愈合情况如果不理想,可能得动手术。

她受访时说,发狠的狗身高大约可触及她的膝盖,它在攻击人之前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遛狗的女子当时边走边看手机,狗儿则左看右看,没想到它经过我身旁时,突然咬住我的右手不放,女子也吓了一跳,大力把狗拉开,我当场痛得哭出来。”

看似30来岁的遛狗女子事后电召救护车,但许月云一心想回家,不希望入院,便要求到附近诊所打针和处理伤口。然而,许月云的伤口实在太深,之后还是被送往医院的紧急部门。

据诊所助手形容,许月云右手的伤口,狗的牙印清晰可见。

“医生为她打破伤风针和清洗伤口,但我们还是劝她到医院治疗,以防万一。”

许月云指出,丈夫今年7月被诊断患上末期肺癌,由于两人膝下无儿女,每天都由她亲自照顾丈夫的起居,每隔四小时就要帮他注射吗啡止痛,因此不放心丈夫独自在家。

她说,丈夫只剩下四个月的时日,她想好好为他烹煮余下的每一餐,如今却连照顾他都成问题。

遛狗女子事后不仅没到医院关心许月云伤势,连电话和短信也都没接听或回复。

“我出院后立刻去报警,希望她负责任地站出来交代,还我一个公道。”

律师:狗主须负起责任

许月云的医药费用超过2000元,虽由政府津贴和保健储蓄(Medisave)支付,但她担心若还要动手术,不知还得花上多少医药费。

刑事法律律师唐兆康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表示,宠物狗在外咬伤人,狗主是要负起责任的。至于许月云可以采取什么法律行动,则得视调查结果而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