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国会观察】单边解锁的必要

字体大小:

如今到樟宜机场经过安静空旷的搭客大厦大厅,眼前低迷的景象足以让人感到沮丧。昨天交通部长王乙康在国会中列举一组组赤裸裸的数据,更是让人意识到我国航空业处境的严峻。

例如,无法像大国一样靠国内航班与旅游支撑业务的樟宜机场,目前的搭客量已下滑至只占冠病疫情前一般搭客量的1.5%,航班也只占过去一般总量的6%。

另外,机场直飞航班在疫情前连接160个城市,目前只连接49个;过去我国是全球第七大繁忙机场,如今跌至第58名。

王乙康还不时停顿并重复一些数据,似乎为了让在座议员消化这几组数字背后的严肃意义。他说,冠病带来的冲击已使我们的机场搭客量比1981年第一搭客大厦启动时还要少,以此强调我国随时会失去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也因此不能坐等冠病疫苗面世才逐步解封边境。

在约半小时的声明中,王乙康不断以各种不同的表述,带出新加坡航空公司、樟宜机场乃至整个航空业目前深陷危机的现实。

像在新航原本要推出“空中漫游”航班的议题上,当盛港集选区工人党议员林志蔚昨天就部长声明补充提问,表示若为“空中漫游”向新航征收环境税,并转嫁给消费者承担,就不会像王乙康所说,是对已深受重创的航空公司落井下石,加重其负担时,部长慎重指出,目前的问题不是可否将成本转给搭客,而是根本没有搭客。简单的回应犹如一记当头棒喝。

记得之前在宣布王乙康调任交通部时,坊间有一些人在揣测与解读由他接任该部门的用意,毕竟地铁可靠度趋向稳定后,交通部要解决的棘手问题相对减少。但遇冠病疫情,重振樟宜机场的航空枢纽地位攸关国家生存,王乙康昨天的重要演说再次让人看到他的沟通能力和魄力。

尤其如今新加坡要单向“开闸”先解除自家旅游限制的做法,要实践需要得到人民的共识。虽重启航空交通,王乙康昨天还是吁请公众不要对能在年底假期出国旅游抱有期望。

这也意味着,在本国人民大致上还出不去做休闲旅游的情况下,政府希望选择性地单边开放让更多外国旅客入境,提振本地航空业和经济。这么做,也必须在有效防止输入病例上,予以民众足够的保证。

对此,王乙康用了非常生动且易懂的比喻,解释政府为何认为能以加强版检测,取代目前旅客入境得履行的居家通知措施。

他说,我国社区病例目前维持在低点,若接收的旅客也来自疫情控制程度与我们相差不远的城市,允许他们入境,病毒传染的风险并不会高过境内的人从裕廊或三巴旺到樟宜机场。

先解锁边境可重建消费者对旅行安全信心

王乙康也指出,先采取第一步解锁边境,可重建消费者对旅行安全的信心,这等同于对外发出“开放式的请柬”,是一个航空枢纽必须有的姿态。

当然,折了翼的航空业期盼再次起飞,我国单方面敞开门的效力或许不够大,但这却是我们目前唯一可做的。

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国会回应有关新柔地铁应马国要求改为中型地铁系统时指出,我国在与他国的协商中可有互让,重要的是对所要达到的目标不妥协,这个原则相信也能用在其他领域。

同样的,在表达武装部队疫情下恢复海外训练的意愿时,国防部长黄永宏昨天指出,一切还取决于训练伙伴国的最终判断。

不过,他同时指出,新加坡必须抵御潜在侵略者借危机时期对我们造成伤害,而若不要战备能力松懈,就必须一直积极地“到处敲门”,主动寻找联合演习的机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