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医生是否失职 由德高望重同行而非法官裁定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站立)说,病患在问诊时可放心提问,没有所谓愚蠢的问题,医生都必须回答。(截自gov.sg)

字体大小:

三年前,本地一起标志性医患纠纷案改变了获取知情同意的标准,近来又出现类似纠纷,导致有医生采取防御性医疗自保。国会立法明确说明,发生知情同意纠纷时,医生是否失职将由同行而非法官来裁定。

民事法(修正)法案昨天三读通过,如果同行认为涉案医生行为属合理专业行为,包括有为病患解答他们明确表达的顾虑或疑问,那就算是履行了提供医疗意见的责任。

根据获取知情同意的最新法定标准,病患在治疗或遵照医疗意见前,医生须提供病患合理情况下所需的信息,以及医生认为对病患重要的信息。如果没有提供某些信息,须有合理原因。

至于什么是重要信息,法定标准阐明,凡是病患就治疗或医疗意见明确表达的顾虑或疑问,无论多奇怪都须获得解答。

就算病患没有明确表达,医生在合理情况下可获取及应查阅的病历中,明显可预见某些顾虑或疑问,也须予以解答。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昨天在法案二读时说:“病患可以放心,问诊时没有所谓愚蠢的问题。病患问的问题都是成立的、相关的,医生必须回答。”

唐振辉在法案征集意见和草拟阶段,还在卫生部担任高级政务部长。

一起医患纠纷使医生们开始采取防御性医疗自保

这次修法追溯到2017年马来西亚富商许志国起诉新加坡中央医院外科高级顾问黄平仁医生的上诉判决。

上诉庭五司当时认为,随着普通人教育水平提高,现在的医患关系应视为合作关系,病患不再是被动的信息接收者,因此重要信息是指一名讲理的病患在他所处情况下认为重要的信息。

这背离原本按同行意见,来判断涉案医生是否失职的标准。

尽管许志国在新标准下还是败诉,医生们开始采取防御性医疗自保,如准备厚厚的同意书要病患签,对他们进行信息轰炸。

加上近来骨外科医生林联安和精神科医生苏宣昌,分别因被指没告诉病患消炎针副作用和透露病患资料险遭重罚,更加剧了防御性医疗的风气。对这两名医生的指控已由高庭推翻。

议员穆仁理(武吉巴督)指出,就诊断和治疗而言,尽责标准仍由同行说了算,而获取知情同意方面,如果病患获得他明白及想要的信息,投诉应该会减少才对,怎么会助长防御性医疗?

他说,知情同意标准让医生产生认知上的混乱。“或许我们可以直接处理医生的认知问题,而不须再设新标准。”

唐振辉回应说,人们的认知已经造成实际变化,本地涉及知情同意的投诉确实增加了。2010年至2016年每年平均只有一起;2017年至2018年每年平均五起;单是去年就有17起。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则指出,有医生反映不可能每次都有时间详细为病患释疑,尤其是综合诊疗所,在病患很多的情况下,每名病患只有10分钟看病。

唐振辉说,制定知情同意标准的首要考量是病患利益,如果真的加重综合诊疗所的工作量,那就要设法克服。但他查过数据,综合诊疗所医生的看病量,过去三五年其实比之前还要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