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调查:投票行为受互联网影响 选民主要从主流媒体网站获取信息

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在大选期间,每天傍晚播出面簿直播节目《报告选民》。(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调查发现,人们使用的媒体平台,可在一定程度上预测他们的投票倾向。例如,选择浏览新加坡主流媒体网站的选民,投给人民行动党的可能性是1.23倍,投给反对党的可能性则只有0.81倍。

今年全国大选,选民较多从数码平台获取信息,首选为新加坡主流媒体网站,投票行为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受互联网影响。尽管如此,选民更在乎候选人素质、国会是否有不同声音,以及政党过往表现等,这在左右选票方面更具影响力。

民调机构YouGov在选后一周,即7月13日至21日间,访问了2018名21岁或以上的新加坡公民。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在分析调查结果后,得出上述观察。

在解封第二阶段举行的大选,因疫情关系不能举行实体竞选集会,政党和候选人因此积极在社交媒体等数码平台造势,也使网络成为选战的主战场。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孙婉婷博士在解释调查结果时说:“与传统媒体相比,数码新闻平台和社交媒体,对于人们选举期间的信息接收,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

选民最常用媒体 从电视变成主流媒体网站

2015年大选,选民最常用的媒体,依序为电视、报纸,以及新加坡主流媒体的网站。但今年大选,居首的却是新加坡主流媒体的网站,超过45%的受访者每天浏览至少一次。电视以及慈母舰等纯网络新闻和资讯网站则紧随其后。

调查也发现,人们使用的媒体平台,可在一定程度上预测他们的投票倾向。例如,选择浏览新加坡主流媒体网站的选民,投给人民行动党的可能性是1.23倍,投给反对党的可能性则只有0.81倍。

研究员采用优势比(odds ratio)来计算可能性,数值越高则越有可能。通过社交媒体与政党或候选人互动的选民,投给反对党的可能性是1.36倍,投给行动党的可能性则只有0.74倍。

20201009_news_election1_Large.jpg

尽管如此,孙婉婷指出,数码媒体平台在左右选票方面的影响力,仍不及选民投票时的其他考量因素,如候选人素质、国会是否有不同声音,以及政党过往表现。

调查就发现,以“我总是投给同个政党”或“政党过往表现”为主要考量因素的选民,投给人民行动党的可能性分别是5.84倍和4.84倍。

反之,以“确保国会有不同声音”和“不希望一党独大”为主要考量因素的选民,投给反对党的可能性较高,分别为7.03倍和3.15倍。

不仅如此,人们对于政府在处理人口增长、生活成本,冠病疫情以及网络假信息等课题的满意程度,也可预测其投票倾向。感到满意的选民,投给行动党的可能性是1.27倍至1.39倍。

婴儿潮一代比年轻选民更倾向主流媒体

调查也探讨了代际差异,发现56岁或以上的婴儿潮一代,对政府处理交通、住屋、教育、工作与生活平衡,以及环境课题最满意。

35岁或以下的年轻选民则对政府处理人口增长,医疗保健和冠病疫情最满意。

20201009_news_election2_Large.jpg

此外,尽管婴儿潮一代相较于年轻选民,更倾向主流媒体,年轻选民则更频繁地使用社交媒体,来获取有关政党和候选人的信息以及与之互动,但数码平台在各年龄层选民当中都很受欢迎。

其中,WhatsApp、Telegram等即时通讯平台更是没有代际差异,反而是年长的婴儿潮一代最常使用时通讯平台,了解有关政党和候选人的信息。

但孙婉婷指出,年长选民在使用这类平台时还是比较被动的。

例如,针对他们参与的聊天群组,是否至少一个会谈论选举课题、政党或候选人,婴儿潮一代当中只有35.9%回答“会”。相比之下,21岁至26岁的首投族,有57%给予肯定的答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