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受访家庭:一次过育婴补贴是喜讯 但未必能提高生育率

目前除了婴儿花红现金奖励,父母还可获4000元新生儿保健储蓄补助金,及3000元儿童培育户头起步津贴。(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受访年轻家庭认为,3000元的一次过育婴补贴,对于已计划生育的家庭而言无疑是喜讯,有助抵消部分医疗费用,让孕妇更安心地生产,但它未必能根本地提高整体生育率。

已婚两年的苏欣莉(32岁,数码内容制作人)计划在明年受孕。她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虽不确定冠病疫情何时结束,但丈夫5月刚被录取为公务员,自己的工作也相当稳定,因此财务方面没有后顾之忧。她说,身边确实有朋友因疫情所造成的经济危机,而延后生育计划。一名好友原本计划今年拼二胎,但得知公司可能裁员后,决定暂缓。

苏欣莉因此认为,一次过育婴补贴有助鼓励那些因财务考量而延后生育的人,但如果是尚未计划生育的家庭,未必会因此选择仓促造人。

对她而言,3000元能让她感到更踏实。“生产时可能出现并发症,或须要紧急剖腹,是一笔可观的医疗费。在这样的情况下,3000元能为那些手头已经很紧的夫妻,提供多一层保障。”

已怀孕六个月的陈雅琪(34岁,经理)受访时也指出,由于边境限制措施,如今聘请陪月嫂或女佣,都须额外支付她们履行居家通知的费用,一次过育婴补贴因此有助减轻这方面的费用。

她认为,育婴补贴在一定程度上可鼓励生育,虽然金额不多,但仍足够准父母购买一些育儿必需品,如婴儿床、汽车安全座椅等。但陈雅琪指出,长远而言,改善儿童托管服务,才能真正鼓励双薪家庭生育。

对原本要推迟生育夫妻 学者:可鼓励早点生育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受访时认为,一次过育婴补贴可鼓励那些工作未受疫情影响,但仍选择推迟生育计划的夫妻,早点生育。但对于完全没有计划生育的夫妻,他怀疑补贴能否奏效。

“我的感觉是,这笔补贴具有的更多是象征价值,向公众传达了政府致力提高国人整体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和居民人口的信息。”

针对一些民众批评育婴补贴应从冠病疫情暴发时,即年初算起,而不是10月,陈恩赐认为,政策目的是在未来两年内提高整体生育率,因此将实施日期提前,并不符合这个用意。

目前除了婴儿花红现金奖励,父母还可获4000元新生儿保健储蓄补助金,及3000元儿童培育户头起步津贴。父母另外存入儿童培育户头的款项,也会获政府一元对一元补贴,直至顶限。政府为这项户头提供的最高津贴总额,分别可达6000元(第一和第二的孩子)、1万2000元(第三和第四的孩子)及1万8000元(第五或之后的孩子)。

这意味,加上育婴补贴,新生儿如果是父母的第一胎,可获得的津贴总额可达2万1000元;如果是第五个或之后的孩子,津贴总额则可高达3万5000元。

公众可上网:MadeForFamilies.gov.sg,了解育婴补贴详情。申请加入婴儿花红计划,则可上网:go.gov.sg/bbo。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