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最低工资少于1300元 全职员工仅3万2000人 许宝琨:工人党最低工资制难免沦为“政治喊价”

字体大小:

职总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代表工会发言时指出,有政党提出1300元的工资水平,就也会有其他政党同样以“道义责任”为名,提出1500元或1700元更高的最低工资,结果受害的是企业与员工。

在获就业入息补助后,月入少于工人党建议的1300元最低工资的全职员工只有3万2000人,这群低薪工人仅占本地劳动队伍的1.7%。

在劳资政伙伴成立工作小组探讨以现有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简称PWM)提升各行业工人薪金后,这比率也将进一步缩小。

具争议性的全面最低工资议题昨天再次成为国会聚焦点,全国职工总会与政府代表进一步以数据等各种论述,说明为何我国目前所采用的渐进式薪金模式优于工人党推崇的全面最低工资制。

职总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代表工会发言。

他说,若按工人党的主张,制定最低工资的过程未来难免沦为“政治喊价”,有政党提出1300元的工资水平,就也会有其他政党同样以“道义责任”为名,提出1500元或1700元更高的最低工资,结果受害的是企业与员工。

“道义责任”的比较,会促使不同政党竞相提出制定更高的最低工资,“如果整个过程加速并脱离市场现实,最低工资就会上涨到雇主无法负担的水平,那将威胁到我们工友的饭碗。”

许宝琨也是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他指出,工人党一直呼吁设定1300元最低工资,以这种“快速的方法”改善所有行业的工人待遇,但实际上月入少于1300元者数目很少,在85万个一般被归类为低薪的岗位中,占约10万人。当中四分之一是自雇人士,不会享受到最低工资带来的好处。

在考虑政府拨出的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后,月入还少于1300元者则有5万6000人,当中3万2000人是全职员工。

这是政府首次公布上述数据,这也回应反对党领袖、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近期对渐进式薪金模式太耗时的批评。

许宝琨和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昨天都重申,政府在意识形态上不反对设定最低工资,但欲速则不达,不应冒险抛弃能有效提升工人薪资的现有模式。

许宝琨也以福建话引述资深工会领袖的话,解释为何寻找适合的最低工资水平那么难,如果:“要是简单,政府早就做了。”

毕丹星本周一在面簿发表贴文,呼吁检讨渐进式薪金模式时,同步推行全面最低工资制,指这是出于对新加坡员工的道义责任。

针对政府首次透露的3万2000人数据,反对党领袖毕丹星与同党的林志蔚和贝理安都参与辩论。

毕丹星认为,3万2000人并不是小数目,最低工资也大可根据全国工资理事会建议来制定,以避免过程政治化。

许宝琨昨天还指出,反对党所提出的最低工资制只限新加坡员工,不包括外来劳动力,而这在其他制定最低工资制的国家不常见,我们若要走不同的道路,必须有更好的理据。

扎吉哈则指出,挪威、丹麦、瑞典等生活水平高且社会安全网较完善的国家都没有最低工资,我国或许也可以在不设最低工资的情况下找到适合模式,打造坚强的社会契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