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在这里 你看得见我吗?” 新马17家庭80人隔海“团圆”

字体大小:

新山一家企业上周二在网上免费开放报名,让想见家人的新山居民登上游艇,再将游艇开到距离新加坡兀兰滨海公园最近的水域,让他们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看见家人。

“我在这里,你看得见我吗?我在这里呀!”

陈福来(38岁,销售人员)急促地喊着,沿着兀兰滨海公园码头,追着海上的一艘游艇一路小跑。数月没能见面的妻儿正在游艇上不断向他挥手。

昨日清晨,兀兰滨海公园的码头特别热闹,一些公众三三两两地站在靠海的围栏前,有人高举告示牌,有人戴着望远镜,他们都特意选择穿上颜色较为鲜明的衣服,为的就是希望许久不见的亲人能看得到自己。

自今年3月18日,马来西亚因冠病疫情实施行动管制令以来,不少家在新山的马国员工为了生计选择在本地长住,与家人分隔两地。两岸之间那一道窄窄的海湾,已成不知多少家庭的咫尺天涯。

新山一家企业上周二在网上免费开放报名,让想见家人的新山居民登上游艇,再将游艇开到距离新加坡兀兰滨海公园最近的水域。

首批报名的有17个家庭,两岸参与活动的总人数估计达80人。

陈福来在行管令落实后的两个月,曾因家庭需要回到新山生活一段时间,也因此必须接受14天的隔离。然而,他也因此停工几个月,在经济的压力下决定返新工作。

原以为行管令只有两周 回家的日子却遥遥无期

他说:“回去一次太困难了,无论是经济或各方面,都令人难以负荷。我想我下次回家应该是疫情结束,两国全面恢复往来之后。”

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他于是报名活动以解相思之苦。游艇接近码头时,他也和妻子视频通话,并朝着海面呼唤妻儿的名字。

听见儿子不断询问“爸爸在哪儿?”,陈福来一路追着游艇,跑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脚步。

另一名参与者黄月明(32岁,工厂质量检测员)在行管令落实前,其实每日往返新马。她的两个儿子年纪尚小,大儿子才七岁,小儿子刚满两岁。

她原以为行管令只会持续两周,于是3月17日决定来新居住时,身上才带了大约一周所需的日用品。谁知,两个星期变成三个月,如今更不知何时才能自由往返。

公司人手短缺,她经常需要加班,应付工作之余还得租房、购买生活必需品,疲于奔命。对岸的孩子更是思念母亲,连生日都等不到妈妈回家,儿子经常哭着问她是不是不回去了。

黄月明说:“一开始会半夜崩溃大哭,打电话给老公的时候,还吓了他一跳。后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就尽量忍住情绪,或是找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

男子日前兀兰与家人挥手 主办方:受感动发起活动

令人揪心的是,黄月明的小儿子近日入院,丈夫得陪着,因此她原本以为此次见面没有希望了。不过幸好后来一个亲戚说可以带着她的大儿子上游艇,母子两这才得以远远地见上一面。

活动的主办方是马来西亚房地产公司富力集团。董事长胡纲治日前得知,一名马国员工许久不能回家,在兀兰滨海公园与家人挥手,深受感动。

集团旗下有一些用于发展游艇俱乐部以及水上活动的游艇,因此他立即与团队商讨如何举办这个活动。

胡纲治说:“许多家庭已超过200天没有见面,加上疫情的担忧,实在让人心疼。疫情中我们更能感受到一家人被迫分离的痛苦与不易,因此我们希望能利用资源,让他们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看见家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