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总理:化解分歧发展共同利益 望拜登与中国建立具建设性互动机制

李总理日前配合彭博创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专访,视讯访问昨早播出。(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字体大小:

李总理希望拜登入主白宫后,可专注于制定一个有利的框架,与中国建立具建设性的关系。“两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将能够在这个框架下处理贸易、安全、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与朝鲜等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四年任期中许多政策的转移,不仅改变区域各国对美国的观感,对中美关系的长远影响预计也无法迅速逆转。李显龙总理希望拜登主政后能在这些现状中从新的起点出发,与中国建立具建设性的互动机制,以化解分歧并发展共同利益。

他日前配合彭博创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专访,视讯访问昨早播出。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对外政策,是访谈焦点。

李总理认为,拜登首要任务是处理国内事务,如缓解冠病疫情,但他希望拜登入主白宫后,在处理亚洲事务上,可专注于制定一个有利的框架,与中国建立具建设性的关系。

“这意味着中美两国还是维持互相竞争的关系,两国仍会面对必须处理的问题,但至少双方不会发生冲突,而是尽力发展共同利益并缩小分歧。两个全球最强大的国家将能够在这个框架下处理贸易、安全、气候变化、核不扩散与朝鲜等问题。”

李总理形容各国在过去四年经历了“一段纷乱复杂的时期”,不论是本区域如何看待美国,或美国在本区域的自我定位都已更明显出现转移。有别于过去,取向较狭隘的“美国利益优先”方针,缩窄了美国对国际事务的关注与合作方向,也产生长期效应,即使美国下来要重新调整亚洲政策,要做到具有说服力也需要时间。

他认为,华盛顿已普遍把中国视为战略威胁,不论特朗普或拜登主政,政府都难以忽视这点,而特朗普政府一些人员的对华政策,是刻意为中美长期关系定调,以致新任政府无法轻易扭转。

例如,在实施惩罚性关税后,谁当政府都难以轻易撤销。尽管如此,李总理认为,可以从新的起点出发。就科技领域而言,是要把对方视为竞争者、挑战者、战略威胁,或是宿敌,不同定义都会有长期后果。

据李总理观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互访过程中深入交流,拜登非常了解习近平。“这种两国高层的往来很重要。同样重要的是,两国如何看待对方和彼此的意向,以及双方是否看到携手缓解它们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的可能性。”

他指出这虽然不易,但可以实现。“历史上有很多美国政治领袖会在竞选期间发表激烈的言论,但一旦成为执政者,就必须面对现实,作出适度的调整。”

没有多少国家愿加入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

拜登曾表示,当选后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是要与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组建国际联盟,共同应对中国崛起的影响力。谈及我国如何看待这样的一个联盟,李总理指出,为实现合作共赢而结盟固然是好事,亚洲国家也希望与美国合作,但“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会排除其他国家的联盟,尤其是一个没有中国的联盟”。

“如果是冷战式的联盟,各国不打算这么做。”

李总理希望拜登当选能为美国开创新方向,但也明白特朗普所代表的势力并未从美国政治完全消失。“希望过去累积的怨恨与恶意都能逐渐消除,2024年下一届美国大选前,也希望看到红蓝党派支持者之间的关系能有所修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