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永年发声明回应:与女职员无不恰当身体接触

郑永年在国大公布调查结果后,通过他的代表律师许廷芳发出声明。(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郑永年针对国大调查报告做出公开回应,强调他与涉案女职员间并无任何不恰当的肢体接触。他也指,校方对诬告他人并且屡次在网上攻击他人者“始终给予庇护和姑息”,让他感到“非常遗憾和不解”。

郑永年在国大公布调查结果后,通过他的代表律师许廷芳发出声明。

他在声明中针对性地澄清2018年5月30日,他被指做出“专业环境下不恰当”行为的事件。他强调,当天两人在办公室的会晤即将结束,他准备送客时,女职员提出想和他的女儿交朋友,郑永年告知她女儿不在新加坡,女职员作出失望的表情,他因此礼节性给了她一个西式拥抱,只用右手拍了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和感谢,但和她没有任何不恰当的身体接触。

郑永年在第一人的声明中称:“我的左手臂患有肩周炎,所以我只是用右手臂拍了她的肩膀。”

指该职员三番五次在媒体上对他人身攻击

他也回应,女职员对他的另两项指控皆不属实。针对她指控郑永年在2018年5月9日,她初次到办公室拜访郑永年时,郑永年拍了她的头和肩膀,郑永年指,当天他们无任何身体接触。至于2018年10月21日的徒步集体照事件,郑永年说,当时他的妻子站在他与女职员中间,照片显示,郑永年的手臂被妻子的肩膀遮挡,不可能绕过妻子触碰该职员的背。

他也指出,该职员是在他拒绝担任她的博士课程导师和文章共同作者后,时隔近一年才报警。在这一年间,该职员多次主动向他示好,包括送亲手做的甜点、积极参加他的学术演讲和徒步活动、在报警前12小时还在微信群里为他的文章点赞。郑永年强调,他“均以礼貌待之,并无特别回应”。

郑永年也指,该职员三番五次地在媒体上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几个星期前还以东亚所研究员的身份向中国多家大学、教育部以及学者群发邮件诋毁他。

警方“严厉警告”不能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

对于国大在声明中称,将继续对涉案女职员提供支持,郑永年表示“非常遗憾和不解”。

他说:“对一个诬告他人、以及屡屡在网络上攻击他人的人,新加坡国立大学始终给予庇护和姑息,我感到非常遗憾和不解。国大为什么不保护为它工作20多年的本校教授?难道在这段期间,一个诬告者对我在工作上和精神上造成的困扰和压力,就不在大学考虑的范围内吗?针对以上数点,国大对我一位为之尽心尽责工作20余年的国立大学前教授没有给与任何解释。”

在这份声明中,郑永年也对此前警方对他发出的“严厉警告”做出回应。郑永年说,根据他得到的法律意见、根据法庭案例,警告对当事人的法律权益,利益和责任都没有约束力;警告没有、也不等于是一个有法律约束力的对犯罪或事实判断的宣告,因为只有法庭才有权力作出如此的判决和事实判断,此外,警告并不能够对当事人产生任何约束力,也不能成为日后法庭判决量刑时的考虑因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