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此树是我栽树根所到处归我有? 屋主以此“理据”索讨隔邻土地被驳回

订户
起诉人许亚坚在1979年买下大学路115号的土地,并建了一栋洋房。他声称在1980年左右,在自家土地上种植了几棵红毛丹树,地底下的树根已生长至毗邻土地。(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法官强调,说到底红毛丹树是生长在起诉人的土地,而非答辩人的土地上,诉方无法以树根蔓延至毗邻土地下来作为占有土地的理据,这在法律上无法成立。

洋房屋主声称40年前在家后院种下几棵红毛丹树,如今树根已生长至毗邻土地下,根据反向拥有权法律,树根所“侵占”的毗邻土地应归他所有。屋主入禀高庭要求法官把土地判给他但被驳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