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阴沟受伤索赔500万元 女会计终止诉讼与公用局庭外和解

订户
诉方律师向媒体透露,四天的审讯对起诉人曾惠萍(图)的身心与精神健康造成负担。(档案照片)
诉方律师向媒体透露,四天的审讯对起诉人曾惠萍(图)的身心与精神健康造成负担。(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盘问过程中,辩方律师频频指曾惠萍撒谎。例如,曾惠萍说她在事故发生后患上严重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害怕与陌生人见面。但辩方举证揭露,曾惠萍是Carousell购物平台的活跃卖家,经常与陌生人见面交易,还获得近200个平台用户的正面评价。

坠阴沟索赔案出现戏剧性转折,女会计师接受了超过两天的犀利盘问,终在第四天聆讯结束后“举白旗”,放弃继续打官司,同意与公用事业局庭外和解。和解条件保密,但诉方认为和解金额“公平”。

不过,公用事业局的代表律师昨早在庭上表明,辩方将以女会计师曾惠萍(47岁)早前阻挠和解,及她在庭上的供证表现等为理由,要求法庭指示诉方支付讼费。高庭司法委员将在下个月7日对此做出定夺。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曾惠萍于2015年12月1日早上从高文地铁站走向西门路时,突然在人行道上踩空,跌入深度近两公尺的阴沟洞。她责怪公用事业局疏忽,将阴沟盖打开却没有任何警示牌,入禀法院向当局索讨约500万元赔偿。

案件本周一在高庭开审,审讯原定举行至下周,但诉方律师在周四(26日)晚上10时左右通知辩方律师,曾惠萍决定接受公用事业局的和解条件,终止这场诉讼。诉方律师告诉媒体,虽然曾惠萍很希望能继续打官司,但过去四天的审讯影响了她的身心与精神健康。

被指装病及伪造就业记录

曾惠萍是诉方传召的第一个证人,自周一下午开始上证人栏供证,并且在周一至周三的下午与周四一整天,接受辩方律师的盘问,前后累计两天多的时间。

在盘问过程中,辩方律师孔安邦与陈慧盈频频指曾惠萍撒谎。例如,曾惠萍的说法是,她在事故发生后患上严重抑郁症、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和精神分裂症,害怕与陌生人见面,担心别人注意到她的“身体缺陷”。但辩方举证揭露,曾惠萍是Carousell购物平台的活跃卖家,经常与陌生人见面交易,还获得近200个平台用户的正面评价。

辩方指曾惠萍装病,甚至伪造就业记录来进行虚假索偿。周三下午休庭前,孔安邦表示给曾惠萍一个机会,让她考虑是否撤销索偿诉讼,接受庭外和解。

周四早上,曾惠萍在庭上表示拒绝和解,并坚称“这是一个诚实与合法的索偿”。辩方于是继续盘问曾惠萍,攻击她的索偿理据,包括她的精神状况不佳与坠阴沟事件无关,而是因其他压力所造成。原来,她与丈夫的婚姻疑似亮红灯,分房睡长达三年,两人也考虑离婚。此外,曾惠萍原本声称事故导致她无法工作,过去五年来没有收入,但她被盘问时承认这期间有房租收入。

当天晚上,曾惠萍决定停止打官司。诉方律师迪瓦达森告诉媒体,曾惠萍认为对方所提出的和解金额算“公平”。

昨早,双方律师把和解决定告诉司法委员,并针对本案所涉及的讼费,向法庭寻求指示。接下来,双方将提呈有关讼费的书面陈词,再由司法委员于下个月7日裁定讼费数额,以及由哪一方承担。

孔安邦告诉司法委员,辩方将针对曾惠萍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的行为做措辞强烈的陈词,希望法庭在定夺最终讼费时,考虑裁决能如何对其他人起阻遏作用。曾惠萍昨早没有出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