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司:所获酬劳等不足以证明对运毒知情 涉运毒男子上诉得直逃死刑

订户

字体大小:

三司指出,在缺乏更多证据的情况下,不能断定被告帕加斯所获的500令吉酬劳过高。而被告等人采取谨慎手段贩运他所以为的漏税香烟,也是合理的。此外,毒品与香烟的重量差距不大,未必足以让人察觉。总的来说,没有充分证据显示帕加斯对于参与运毒是知情的。

37岁男子被指明知道袋子里装有海洛英,却故意视而不见,与两名同伙一起运毒,落网后辩称以为自己是走私漏税香烟。最高法院上诉庭认为,无论是男子所赚取的酬劳,或毒品与香烟之间的重量差距,都不足以证明男子对运毒是知情的,因此裁定他上诉得直,男子成功脱罪并逃过死刑。

被告帕加斯涉嫌于2017年2月8日,与同党淡米赛文贩运不少于19.42克的二醋吗啡(diamorphine,海洛英的违禁成分)给一名叫英南的男子。三人面对共谋运毒控状,早前一起在高庭受审,都被判罪成和死刑,之后上诉至最高法院上诉庭。

由大法官梅达顺、上诉庭法官潘文龙与庄泓翔组成的上诉庭三司上周五(18日)发出书面裁决,推翻帕加斯的运毒罪名。

根据判词,案发当天早上,帕加斯与淡米赛文骑着电单车去到裕廊西52街第518座组屋。淡米赛文先搭电梯到四楼与英南会面,再拨电联络帕加斯走楼梯上到四楼。帕加斯抵达后,把一个白色塑料袋交给英南。

三人并不晓得,原来中央肃毒局人员藏身于对面一座公寓,监视他们的行动。三人完成交易后,肃毒局人员现身,将他们逮捕并搜出毒品。

帕加斯在审讯期间辩称,他以为自己是在走私漏税香烟,他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毒品。但高庭法官审理后认为,帕加斯是故意对袋子里的毒品视而不见。

在法官看来,帕加斯心知肚明,若所贩运的是漏税香烟,那他所获取的酬劳不可能“高达”500令吉(约165新元),贩运手法也不必如此“诡秘与复杂”。而且,被起获的毒品整体重量比帕加斯所声称走私的两箱香烟还重380克,帕加斯在案发时不可能没有注意到。

不过,三司不同意高庭法官的裁决。三司指出,500令吉是帕加斯协助多达三次贩运活动的整体酬劳,案发当天贩运两箱香烟的酬劳只有125令吉;在缺乏更多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就此断定这笔酬劳过高。

由于漏税香烟也是违禁品,三司认为,被告等人采取谨慎的手段来贩运是合理的。此外,毒品与香烟之间的重量差距不大,未必足以让人察觉。总的来说,没有充分证据显示,帕加斯对于自己参与运毒活动是知情的。

辩方律师屡次无法答题 三司:人命关天须慎重

至于另外两名被告淡米赛文与英南,控方则举出其他证据,证明他们对贩运毒品是知情的。不过,三司指出,由于上诉庭决定推翻帕加斯共谋运毒的罪名,淡米赛文与英南的相同罪名也因此难以成立。三司指示控方修改两人所面对的控状,再提呈法院。

上诉案审理期间,其中一名辩方律师在庭上屡次无法回答三司的问题,三司为此在判词中提醒所有律师,必须慎重对待自己替当事人打官司的职责,尤其是当案件关乎人命;这包括在上庭前做好准备工作,熟悉案情与审讯细节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