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乙康:新隆高铁计划告吹 因马方要求取消资产管理公司

字体大小:

新隆高铁计划之所以告吹,主要是因为马来西亚要求把两国原本同意通过国际招标委任的高铁资产管理公司,从项目中剔除。

交通部长王乙康昨天(1月4日)在国会答复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蔡庆威的提问时,透露新马两国协商破裂,无法就高铁计划达成共识的主要分歧。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在今年元旦发表联合声明,正式宣布取消一再展延的新隆高铁计划。声明当时并没注明两国无法达成共识的具体原因。

王乙康昨天指出,我国已本着善意,分别在2018年9月和2020年5月,两次同意马国政府的展延要求,把新隆高铁计划推迟至2020年12月31日,但我国无法同意马来西亚提出的一个特别重大的改变,那就是取消成立高铁资产管理公司(AssetsCo)的安排。

根据规划,高铁资产管理公司的责任,包括负责新隆高铁列车及铁路设备的设计、建造、融资和维修等工作。新马两国分别设立的高铁公司原先在2017年底为资产管理者进行招标,招标工作隔年9月因高铁项目延期而取消。

王乙康解释,新隆高铁是一项采用单一列车系统的高铁服务,不仅提供往返新隆的跨境直达服务,也为马国境内提供载客服务。由于新马两国都没有运营高铁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双方同意通过公开、透明的国际招标,委任一家最优秀的业者担任资产管理公司,以确保跨境高铁服务能得到优先照顾。高铁资产管理公司须同时向两国政府负责。

王乙康说:“对新加坡来说,资产管理公司是高铁项目的核心,有资产管理公司才能确保两国利益都得到保障,并有助于减少两国未来数十年运营高铁项目的漫长过程中,出现分歧和纠纷的可能性。因此,新加坡告知马来西亚,剔除资产管理公司是在根本上背离高铁协定,我方不能接受。马方于是决定让高铁协定终止。”

王乙康答复拉丁马士区议员杨益财的提问时也提到,马国也提议将高铁与吉隆坡机场快铁衔接起来。但王乙康说,快铁的车速只有高铁一半,列车系统与高铁也不同,两者要结合得先解决许多技术问题,“然而,我们最关注的还是取消资产管理公司的问题。”

我国愿讨论有关高铁计划新建议

至于马国为何执意撤掉资产管理公司,王乙康答复工人党后港区议员陈立峰的询问时说,他无法代表马国政府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新隆高铁胎死腹中,王乙康指出,新加坡仍愿意本着诚意,与马方讨论任何有关高铁计划的新建议。但他强调,马国须先遵照双边协定完成所有赔偿事宜后,双方才能从新开始讨论新的高铁计划。

基于新隆高铁双边协定的保密原则,我国不便公布马国应赔偿的具体金额,但王乙康说,我国至今已为高铁计划投入约2亿7000万新元。这笔支出涵盖咨询费、基础设施的设计费及人力成本等白白耗费的开支,但不包括征地费用,因为政府日后仍可回收这笔费用。

马国2018年第一次要求展延高铁计划,并已赔偿1500万新元的延期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