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维文:警方只在调查严重罪案 才索取“合力追踪”数据

字体大小: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昨天在国会澄清,警方只能通过要求协助刑事调查者提供手机或便携防疫器,来索取“合力追踪”数据,其他敏感数据如手机或银行资料的索取同样须遵守刑事诉讼法。

警方只会在涉及严重罪案时索取“合力追踪”数据,并谨慎使用该数据。主管智慧国计划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强调,政府不会把国人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

内政部兼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政务部长陈国明前天在国会答复议员询问时指出,根据刑事诉讼法,警方有权索取任何数据,包括“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数据,用作刑事调查。这个答复过后在网上引起议论,有网民认为这与政府之前指“合力追踪”数据只用于追踪病例接触者的说法有异。

维文昨天(1月5日)在国会就此特地澄清,并表示当局竭尽全力在正常使用情况下保护“合力追踪”用户的隐私,但这些数据仍受限于刑事诉讼法。

他指出,警方只能通过要求协助刑事调查者提供手机或便携防疫器,来索取“合力追踪”数据,其他敏感数据如手机或银行资料的索取同样须遵守刑事诉讼法。

在涉及非常严重的案件如谋杀或恐怖袭击事件时,出于公共利益的考量,警方可能在调查过程中须使用“合力追踪”数据,而这是为了将罪犯绳之以法,保护国人的安全。

他说:“警方不会随意或轻易索取这项数据,而是用于严重罪案中,并且须非常谨慎地使用数据。”

尚穆根:警方会仔细斟酌才索取“合力追踪”数据

维文也坦言,之前并未想到刑事诉讼法可用于索取“合力追踪”数据,并认为应坦诚澄清,因此感谢国会同僚提出这道询问。

昨天共有七名议员参与相关辩论。国会反对党领袖、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要求说明警方能在什么情况下采用合力追踪数据,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对此回应说,“合力追踪”的主要用途是协助防疫工作,因此警方在索取这项数据时只限于“非常严重的罪案”,尽管这并不是由法律规定。警方也会经过仔细斟酌和考虑才索取该数据。

他指出,虽然“合力追踪”数据可能会在法庭审判中采用,但没有特定用途的数据会在警方调查结束后删除。

非选区议员梁文辉也询问警方已使用“合力追踪”数据的次数,维文答复说,警方目前只在一起谋杀案中使用该数据,但由于这涉及调查细节,他无法进一步评论。

三巴旺集选区议员维凯则认为,警方索取“合力追踪”数据有其好处。他指出,这不仅有助查出谁曾出现在罪案现场附近,也可以为被错误指控者提供不在场证据。

维文也重申,“合力追踪”应用和便携防疫器都没有设置全球定位系统,因此不会追踪用户位置。该系统是采用蓝牙科技与另一个防疫器或应用交换信号,记录的数据都已加密,并会在25天后自动清除。

维文说:“我们不会把新加坡人的信任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国人不信任政府和公共卫生部门,我们就无法战胜冠病……因此我再次向国人保证,你的信任没有错放,我们会保护你的隐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