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雷伊珠:好想回家多陪伴父母

字体大小: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小时候不甚体会、不当回事,长大后却感受至深。

各国应对冠病疫情的封锁措施阻断了许多游子的归家路。回家团圆,成了他们在辛丑牛年这个特殊的农历新年里,最朴实又奢侈的愿望。华文媒体集团旗下zaobao.sg、《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以及两家电台UFM100.3和96.3好FM,与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联手举办“好想回家过个年”活动,邀请与亲人分隔两地的读者分享他们对亲人的思念。

三位读者凭着感人思乡情获选,得以将春节“爱心礼包”直接递送给马来西亚的亲人,而亲人也能同时把他们的爱心包裹寄送来新加坡,礼物交换全程由两家新闻室协助达成。我们也通过采访,了解这三位游子过去一年的经历与哀思。

雷伊珠:好想回家多陪伴父母

“新的一年,我想对家人说,你们的孙儿从踉踉跄跄长成会跑会跳的小坏蛋了;从婴儿期的牙牙学语到现在会叫爷爷、公公与婆婆了。”

冠病疫情来袭,马来西亚自从去年3月实施第一轮行动管制令,与丈夫和两岁多的儿子在本地生活的雷伊珠(32岁,全职妈妈)已近一年没能回家探望父母。她于是通过“好想回家过个年”活动,写下上述的一段话。

雷伊珠年届六旬的父母每天开着流动餐车,在马六甲街头售卖薄脆的面煎粿,40年来靠这门手艺,养大家里四个孩子。

父母原本指望女儿毕业后能继承家业,一度叛逆的雷伊珠却选择在2009年南下我国打工,又在这里认识了来自怡保的丈夫,最终在这里成家。

2019年,雷伊珠因怀孕回到家乡养胎坐月,在娘家度过了16个月。

她受访时分享,父母在她小时候忙着在外打拼,她不是由保姆带着,就是上托儿所,缺少父母的陪伴,上学后的注意力又放在学业和朋友上。

直到生产前后的那段日子,她才真正地陪伴着父母,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

“儿子出生后,我感受到孩子给我父母带来的快乐。爸爸有空就会骑着电单车带孙子去兜风,享受迎风吹来的感觉。看着父母的生活,我也才体会到,父母真的老了。”

雷伊珠最大的遗憾是,疫情期间分隔两地,她的父母无法看着孙儿成长。儿子久未与外公外婆亲密接触,渐渐对他们感到陌生,也不愿在视频通话时与长辈互动。

“回新加坡的头三个月,儿子每次和公公婆婆视频通话都会哭,因为他不理解为何看得到他们,却摸不着。现在我觉得孩子已经认不得他们了。”

但长辈总想着孙儿,连寄送的礼物,也选择了孙儿常喝的奶粉。雷伊珠则买了冬虫草和红枣,送给腿脚乏力、且需要洗肾的母亲。

雷伊珠为人母亲后,更理解父母的付出与辛劳。她于是决定将父亲的手艺传承下去,打算今年4月在本地的小贩中心开设面煎粿档口。

“我爸叫它笑口包,因为它对折起来,就像一个笑口,希望客人笑口常开。”

然而,对于这个传统的华人家庭,爱又常藏在心里口难开,雷伊珠在电话采访中,难以说出她对父母的感情。  

但她在投函短文中,字字句句都是真切的关爱。“回家后我想多陪伴你们,想把这一年的思念换来实际的相伴,带你们吃吃喝喝,陪你们聊天,即使只能待在家也无所谓,就这样享受家庭时光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我爱你们。”新春佳节,也是说“爱”之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