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付款省时卫生 摊主边泡咖啡 顾客边扫描付钱

年轻小贩麦鹏威说,如果顾客在他泡咖啡的时候自动自发,自己先登入手机应用程序,并扫描SGQR码,整个过程会比收现金快。(陈渊庄摄)
年轻小贩麦鹏威说,如果顾客在他泡咖啡的时候自动自发,自己先登入手机应用程序,并扫描SGQR码,整个过程会比收现金快。(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从小逢周末凌晨4时起床,到父母亲经营的茶水摊位当“小跑腿”,三年前正式接手摊位后,年轻小贩大胆创新,立志为小贩生意注入新生命。

第二代小贩麦鹏威(35岁)说,母亲24年前开始在中峇鲁小贩中心经营茶水摊位“顺利咖啡”后,当时年仅10多岁的他,每逢周末都会到摊位当父母的得力小助手,不是洗碗,就是出去购买制作吐司用的面包。

他说:“凌晨4时起床真的非常困难,我还记得头一年时,因为不习惯这样早起,每次都会有想呕吐的感觉。”

N水准毕业后,麦鹏威就在父母的茶水摊位帮忙,并在两年前正式接手生意。早出晚归,又得在闷热的环境工作,麦鹏威对这一切已感到非常自然。

他说:“我从小就接受训练,所以我对小贩的工作已经习以为常。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因为现在生意在我的名下,我得报税、做账等。”

麦鹏威更年轻时对于摊位的运作,其实有许多创新的想法,但他的点子经常被比较保守的父母否定。不过,这并没有阻止他大胆创新,为生意注入新生命。

他注意到本地许多茶水摊位都会售卖特大号(jumbo size)的甘蔗水,而他也认为这样的行销手段新颖且吸睛。但是,特大号的饮料成本效益并没有那么高,因此遭到了父母的反对。

他说:“我当时就擅自买了一箱特大号的杯子,生米煮成熟饭,父母也没办法,但是他们叫我卖完那一箱就不能再进货了。”

两年前正式接手生意后,麦鹏威终于可以做主,不受父母约束。他不但决定把特大号甘蔗水带入摊位,目前也正在尝试其他新的生意点子,包括自发与中峇鲁小贩中心的其他摊贩合作,以制造新商机。

父母做生意保守却不排斥电子付款

虽然父母在做生意方面比较保守,但是对于使用SGQR电子付款,麦鹏威说,父母不但没有排斥使用,使用时反而得心应手。

麦鹏威目前与父亲两人轮班经营中峇鲁小贩中心的摊位,母亲和两个弟弟则在加基武吉经营分行。

他说:“我从一开始就叮嘱父母,一定要检查顾客在进行电子付款后的手机屏幕,先确认摊位的名字是否正确,再来确认价格是否正确。这样就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

对于顾客电子付款的速度,麦鹏威说,如果顾客在他泡咖啡的时候自动自发,先登入手机应用程序,并扫描QR码,那过程一定比收现金更快。

麦鹏威坦言,SGQR电子付款如今是免费使用的,但若有一天须要摊主承担手续费,他认为这会影响小贩的收入。“小贩做的是小本生意,不像大商场里的商店,他们可以让顾客承担消费税和服务税,小贩不能。”

不过,麦鹏威还是对目前的SGQR电子付款系统赞不绝口,“以前我收钱和找钱后要洗一次手再泡咖啡,之后收了钱又要洗手,非常麻烦也耗时”。

麦鹏威也认为,疫情的暴发是更多小贩选择使用电子付款,以减少接触现金的原因之一。“我们小贩一天服务那么多顾客,与那么多顾客面对面接触,只要有一个人感染冠状病毒,我们所有人必定遭殃。”

顾客多用电子付款 摊贩少去银行换散钱

20210404_zb_news_hawker-epayment_02_Medium.jpg
第二代猪肉小贩沈志雄认为,SGQR电子付款省时又省力,减少了他往银行奔走的次数,带来许多方便。(白艳琳摄)

同样是第二代小贩的沈志雄,13岁就经常到父亲的新鲜猪肉摊帮忙,为了更好地帮助年迈父亲,他17年前毅然辞去资讯科技业的工作,成为猪肉小贩。

目前在宏茂桥4道第628座巴刹经营鲜猪肉摊“成祥新鲜印尼猪肉”的沈志雄(47岁)说:“我原本没有意愿接手猪肉档口的生意,父亲也并没有希望我这么做。但这些年来帮着帮着,对这份工作已经非常熟悉了,所以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沈志雄13岁的时候就经常往湿巴刹跑,帮忙父亲切猪肉、刮猪毛,接手猪肉摊对训练有素的他来说并不困难。

他说:“我也算是从小就在湿巴刹里长大的孩子,这些年来也懂得如何经营一个猪肉档口,我没有不习惯当猪肉小贩的生活。”

去年8月,沈志雄因为当局给予小贩们使用SGQR电子付款的优惠,便开始在自己摊位使用电子付款,并在使用之后渐渐发现了电子付款的诸多好处。

他说:“钱是很肮脏的,尤其是在湿巴刹这样一个处理新鲜食品的地方,使用现金和零钱交易其实并不卫生。”

目前,有约两成的顾客选择使用SGQR电子付款,沈志雄希望这个数目可以继续增加。

他说:“我们到银行换散钱须要支付额外的手续费,以往一个月须要去一次,如今我每两个星期去一次都没问题。”

另外,通过电子付款所收到的钱可直接转入银行户头,沈志雄无须像以往一样,花时间排队将营收的现金存入银行户头里。如今,他不必三天两头往银行跑,每个星期一次就行。

他透露,如今的猪肉供应商也使用网上银行转账,“以前,我得将现金存入银行户头里,再开一张支票给供应商,但如今我可以把通过电子付款收到的钱,直接转给供应商,省下了不少时间和劳力。”

沈志雄坦言,许多摊贩担心,使用电子付款会容易让骗子有机可乘。不过,他却不以为然。

他说:“我觉得,顾客和摊贩之间应该彼此信任,我们这些摊贩凌晨三四点摸黑起来做生意,赚的是辛苦钱,我愿意相信我的顾客不会骗我那几块钱。”

数码小贴士

问:我可通过什么电子支付平台扫描SGQR?

答:通过摊贩数码化转型计划,环境局和建屋局小贩中心或巴刹、建屋局咖啡店,以及裕廊集团(JTC)工业食堂的SGQR电子付款,目前可接受21种电子钱包应用(e-wallet)。除了较为普遍的电子钱包应用如Grab、PayLah!等,也包括一些信用卡如美国运通信用卡(Amex)。*只要注意看小贩摊位贴的SGQR告示下方,就能看到这21种电子钱包应用。

【本文由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呈献】

20210206_zb_news_hawker-epayment_logo_Small.jp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