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当年帮双亲买屋 妇女告老父与弟讨327万公寓钱

郑玩枝(左下)起诉老父及弟弟郑亚平(右下),要讨回公寓集体出售后所获得的327万余元款项。(邬福梁摄)
郑玩枝(左下)起诉老父及弟弟郑亚平(右下),要讨回公寓集体出售后所获得的327万余元款项。(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父母亲的公寓里设有两个保险箱,装有至少100万元钞票,

女儿声称经营皮革精品店所赚得钱,至少有100万元存在父母公寓的两个保险箱中,同一笔钱还用来给父母亲买楼。岂料,双亲后来把弟弟加为屋主,导致她分不到太平洋大厦单位集体出售的所得款项,因此起诉老父及弟弟,要讨回327万余元的款项。

由于母亲已经去世,父亲则患上老人痴呆症,审案的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庭上感慨道出:“如今子女们各自想说什么都可以……”

这起民事诉讼于本周二(6日)在高庭开审,起诉人郑玩枝(59岁)今天是第三天上证人栏供证。弟弟郑亚平(57岁)与父亲郑谢勇(94岁)分别是第一与第二答辩人。

根据诉方的书面与口头开庭陈词,郑玩枝于1987年在威信酒店开设皮革精品店。她通过父亲向从事殡葬业的家族朋友借钱做资本,店铺开张后门庭若市,她在两三个月内就还清贷款。

诉方称,皮革店的生意很好,一天的收入可多达5万元。1988年,父母亲以27万元买下位于东发路的Valley Apartment私宅单位,而这笔钱便是来自皮革店的收入。

由于父母亲不信任郑玩枝当时的日籍男友,加上郑玩枝想逃税,诉方指在父母亲的建议下,郑玩枝多年来没把店铺收入存进银行,而是收在家中的两个保险箱,她估计里头的现款一度多达100万元。

2005年底,Valley Apartment集体出售后,郑家获得将近90万元的售款。诉方称,郑玩枝原本以为私宅单位是在父母亲名下,但她也是在这个时候得知,双亲也把其他手足包括郑亚平的名字加入房契中。她知道后非常难过,也前去质问父亲,但父亲向她保证,其他手足只是“挂名”屋主,钱始终是属于郑玩枝的。

不久后,父亲使用私宅售款,以67万元买下太平洋大厦(Pacific Mansion)的一个单位,屋主为父亲与郑亚平。2018年,太平洋大厦集体出售后,父子俩拿到327万7776元。

父亲如今已失智,郑亚平申请做父亲的代理人及动用集体出售的款项,引来其他手足包括郑玩枝的抗议。案件续审中。(部分人名译音)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4月8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