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上“一见钟情”表白被拒后 恐怖痴男盯梢女国手三年

被告“爱慕”女国手,多年来骚扰她,还曾经聘请私家侦探跟踪拍摄视频。(档案示意图)
被告“爱慕”女国手,多年来骚扰她,还曾经聘请私家侦探跟踪拍摄视频。(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年轻男子在赛事上对女国手“一见钟情”,半年来通过社交媒体发“情书”表白,结果遭到拒绝。男子恼羞成怒,竟到女国手的学校、训练场所及住家,不断骚扰她和家人。

杜文杰(译音,20岁)骚扰女国手一家近三年后,最终遭逮捕,昨天(4月14日)承认一项盯梢的罪名。

庭上揭露,他目前是一名学生,受害的21岁女国手是一名大学生。

根据案情,被告是在2016年的一场运动赛事上第一次见到了女国手,他隔年在另一场赛事上又注意到她,生出了爱慕之情,但从未和对方接触。

2018年,被告当时在某所初级学院上学时,到某个运动场“观察”其他女生时,又见到女国手,再度燃起爱慕之情。

被告在同年6月找到了女国手的Instagram账户,开始通过私讯发“情书”给她,但女国手到了同年10月才看到。这些私讯有些表达他的爱慕,有些却像是自言自语,更有些是在恐吓女国手,女国手见到后吓得立刻回复被告要求他停止骚扰,然后将被告屏蔽。

被告遭屏蔽后感到非常难过,不明白女国手怎么没好好回复他就突然将他屏蔽。

被告因此决定当面找女国手说话,在2018年12月应征了国家队训练场所的工作。他到训练场所上班后,就突然到女国手面前说“对不起”,还表明了身份,把女国手吓坏。

但是,被告并不放弃,依旧找机会和她说话,但女国手至始至终不愿意理会他。到了2019年初,被告通过训练场所的系统找到了女国手的地址,开始骚扰她和她的家人,直到2020年2月都不肯罢手。

主控官昨天开审前告诉法官,被告遭逮捕后依然继续骚扰女国手的家人,最后一次是在今年2月。

主控官指出,被告不需要保释,因此没有保释条件的束缚,请求法官对他下达禁制令,明确告知他不得再接触女国手和她的家人,法官批准所请。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4月15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