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言辞过激被斥没礼貌 三司吁庭上勿用指控性言语

订户

字体大小:

律师为贩毒死囚辩护时,批评控方与查案人员“懒惰”,甚至数次指责法官审案不公,结果引来最高法院上诉庭斥责没礼貌,并借此提醒所有律师别在庭上使用不必要的煽动性与指控性语言。

以大法官梅达顺为首的三司强调,律师们必须保持冷静与完全客观的思考,才有助于确保正义获得伸张。

上诉庭三司在本周三发表裁决,驳回一名死囚要求重新审理案件的申请,同时在判词中提醒控辩双方律师须注意自己在庭上与书面陈词中用语。

被告诺拉沙里被控于2013年10月23日在怡丰城指示一名同伙贩毒,受审后被判罪成与死刑,上诉也被驳回。

2018年7月,被告以找到新证人为理由,向上诉庭申请重审他的案件,代表他的是拉维(M Ravi)律师。被告也指责之前代表他的阿马利·吉尔(Amarick Gill)律师失责,没有按照他的指示进行辩护。

在上诉庭的指示下,高庭法官去年开庭听取辩方新证人的证词。该证人是被告在案发时的同事,他声称案发当天与被告一起吃午饭,被告并没有与贩毒同伙见面。不过,法官认为,同事的证词漏洞处处,所谓“不在场证据”是被告事后才想到的说辞。法官最终驳回新证据,维持被告罪成的裁决。

有关对前律师吉尔的指控,被告声称,他当初在案件开审前就交代吉尔要传召同事供证,但律师拒绝这么做。吉尔则向上诉庭解释,同事当时表示没有在案发当天与被告吃午餐,所以辩方才决定不传召他。

三司接受吉尔的说辞并指出,倘若代表律师真的违抗指示,被告大可撤换律师,但他没有这么做。

除了指责前律师,辩方也对控方、查案人员以及审案法官做出批评。拉维在书面陈词中指控方与查案人员“懒惰”,调查工作的失误对被告不公平。他也批评审案法官有未审先判的偏见,所举的例子包括法官在开庭后,立即问拉维是否有任何在书面陈词以外的东西要在庭上补充。

三司指出,辩方的这些指控缺乏理据与逻辑,法官已经在开庭前读了书面陈词,要求律师只在庭上做补充,这是很正常的事,而法官最终也让拉维进行相当长的口头陈词。

三司提醒所有律师,极力为当事人辩护不等于得做出不礼貌的抨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