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疫情高风险国家暂禁入境 劳务中介:女佣基本已“断供”

从高风险国家或地区入境,居家隔离期从14天延长至21天,因此女佣雇主如今也须支付较高费用。(档案照片)
从高风险国家或地区入境,居家隔离期从14天延长至21天,因此女佣雇主如今也须支付较高费用。(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来自冠病高风险国家的女佣暂时不能入境,受访中介说,女佣来源全被阻断,基本上请不到女佣,只能坐等措施放宽。

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杰普雷玛(K Jayaprema)昨天(5月8日)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来自印度和斯里兰卡者已禁止入境,当局现在也不接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缅甸等国女佣的新入境申请。

“我们根本无法引进任何女佣。现在的情况跟(去年4月、5月)封城时很像,当时女佣也是无法入境。”

有些人可能指望聘请那些已在本地但想换雇主的女佣,但杰普雷玛说,自从疫情暴发以来,许多女佣难忍长期无法探望家人而陆续回国,本地剩下的女佣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根据人力部网站上的资料,截至去年12月,本地共有24万7400名女佣。

杰普雷玛说,有人等了三四个月都等不到女佣,也有越来越多人失去耐性。“有些人不高兴,很激动,怪中介没早点申请女佣入境,但互相责怪对谁都没有好处。”

人力部前天宣布,原定下个月7日之前入境的女佣,将延迟数周入境。原本已经获准入境的女佣都允许入境。当局没说共有多少名女佣。

不过,来自高风险国家或地区外籍员工的新入境申请,从前天起一概不受理,唯有参与战略项目和基建工程者例外。

高风险国家或地区是指所有国家或地区,除了澳大利亚、文莱、中国、新西兰、台湾、香港和澳门。

安利康女佣中心执行董事郑坤明说,当局没说新措施何时结束,希望只是短期过渡。他也指出,目前雇主依赖的女佣转介市场供不应求,情况日后会更紧张。

“我们会和女佣来源国的同行探讨如何在更安全的情况下,把女佣带来本地。”

除了女佣入境延迟之外,由于从高风险国家或地区入境,居家隔离期从14天延长至21天,女佣雇主须支付较高费用。

杰普雷玛说,参考之前印度女佣隔离期延长,雇主须多付950元的情况,这次的额外费用应该相差不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