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DJ:女佣履行居家通知第三天就获准开工 冠病检测竟呈阳

左:女佣雇主家人洁蒂·拉锡质疑,女佣在履行居家通知第三天就获解除行动限制的做法是否安全。(档案照) 右:拉锡家的女佣在开工两周多后,被安排乘坐救护车到某处接受检测。(取自Instagram)
左:女佣雇主家人洁蒂·拉锡质疑,女佣在履行居家通知第三天就获解除行动限制的做法是否安全。(档案照) 右:拉锡家的女佣在开工两周多后,被安排乘坐救护车到某处接受检测。(取自Instagram)

字体大小:

女DJ家里请印度尼西亚女佣,花了2500元的居家通知费,结果第三天女佣就被“放”回家开始工作,后来又被人力部叫回去做检测,发现是阳性。

人力部:女佣是康复者 才让她开工

人力部昨晚(5月17日)在面簿回应,女佣是康复者,因此才让她开工。当局是考虑到近期有变种病毒,才让女佣再接受检测,检测结果虽是阳性但她已康复,只是体内在排除病毒碎片。

这名印尼女佣在4月11日入境新加坡,当时她的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呈阴性,血清检测则呈阳性。

当局评估女佣是早前感染并已康复,体拥有冠病抗体,再染病的风险较低,因此允许她提早在4月13日结束居家通知。

然而,由于疫情恶化,卫生部和人力部决定在4月30日再次安排女佣接受检测,以防万一。

所检测到的是死病毒碎片

人力部说,虽然女佣的PCR检测呈阳性,但是有迹象显示这是早前感染,所检测到的是死病毒碎片,而当局须要进一步做医学临床评估,以确定她不是再感染病例。

女佣雇主家人洁蒂·拉锡(Jade Rasif)是名女DJ,她日前在社交媒体发文,质疑女佣在履行居家通知第三天就获解除行动限制的做法是否安全。她也问为何她曾接触女佣,却没被令隔离。

人力部在面簿贴文中说,当局在5月9日确定女佣不具有传染力,可回雇主家。“这与早前女佣刚入境新加坡的评估是一致的,女佣并未对雇主家庭构成风险。”

女DJ:为求安心自行接受检测

拉锡曾透露,为了求得安心,这段期间她和家人自行接受检测,一直待在家中并戴着N95口罩。

针对拉锡家支付的2500元居家通知费是否会退还,劳务中介协会会长杰普雷玛(K Jayaprema)受访时说,居家通知费属于第三方费用,若没用到,一定会退还。

她说:“实际上,许多中介要求雇主自己申请入境批准,雇主直接支付人力部有关费用。如果有额外费用,雇主得负责;同样的,雇主也可以获得退款。”

人力部:只有活跃感染病例 才会被列确诊病例

针对女佣没被计入确诊人数的疑问,人力部解释,只有活跃感染病例才会被列为确诊病例,仍在等待临床评估结果的人不算。

根据当局的经验,多数康复者的PCR检测呈阳性是因体内在排除死去的病毒碎片,而不是活跃病例,只有后者才会计入确诊人数。

由于女佣为当前感染的风险很低,人力部从未给这户家庭发出隔离令,雇主和家人可以继续日常活动。

拉锡表示自己因涉及违反隔离令受调查,人力部说这不可能。对此,拉锡昨晚回应说,她的确两次接到警方来电调查,并愿意提供当局相关信息。

拉锡也说,还有其他雇主面对类似情况,希望当局能向受影响者解释清楚并提供援助。

《海峡时报》报道,数家女佣中介指出,过去两三周有一些雇主收到人力部的电邮,要求再次检测女佣。

中介说,这些女佣都是提早结束居家通知,当中有些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因此被隔离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