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水桶外出 女佣竟落跑

(左图)梅小姐向记者申诉,新聘请的女佣工作两个月就一声不吭“逃”到情义之家,让她头疼不已。(右图)梅小姐说,女佣拿着一个蓝色水桶出门,婆婆以为她要做家务,事后才惊觉她离家出走。(受访者提供)
(左图)梅小姐向记者申诉,新聘请的女佣工作两个月就一声不吭“逃”到情义之家,让她头疼不已。(右图)梅小姐说,女佣拿着一个蓝色水桶出门,婆婆以为她要做家务,事后才惊觉她离家出走。(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女佣掀起落跑潮?两名素不相识的雇主先后致电《联合晚报》,称女佣在家工作轻松,全家待女佣也不薄,但女佣却突然无端端落跑,躲到情义之家收容所不回家,造成他们生活不便,并蒙受经济损失。

雇主梅小姐(34岁)和李女士(37岁)分别向《联合晚报》申述,新聘请的女佣一声不吭“逃”到情义之家(HOME),让她们头疼不已。

梅小姐说,她在4月时花了6000元聘请一名菲律宾女佣(31岁),主要负责照料86岁的婆婆,婆婆只有出门时才需要坐轮椅,平时在家可以自行走动。

“女佣在面试时曾说喜欢照顾老人家,我才聘请她。结果她事后却投诉身躯高大的婆婆,搞得她每次推轮椅都推得腰酸背痛,工作才两个月就逃走了。”

梅小姐说,女佣在6月7日提着水桶出门,婆婆以为她要做家务,结果女佣却不见踪影,联系中介后才得知女佣跑到情义之家。

梅小姐无奈地说,女佣贷款都还没还完,如今得花1000元买飞机票让她回国,造成她的经济损失,还得为聘请新女佣一事烦恼。

另一雇主也投诉女佣突溜收容所

另一名育有两个小孩的雇主李女士则说,她2月聘请了一名菲律宾女佣(38岁),女佣主要负责打扫和煮三餐,不需要照顾孩子。“女佣的卫生习惯不太好,我多念了几句,结果她说受不了我的唠叨,要求换雇主。”

女佣原本同意工作到8月,不料7月7日突然提着手提袋离家出走,两小时后才回电说不回来了,李女士事后辗转获知女佣跑到了情义之家。

情义之家:没鼓励出逃

雇主认为,收容所无条件收留没有履行合约的女佣,料会助长女佣出走风气;但情义之家则强调从未鼓励女佣逃跑。

梅小姐和李女士都表示,她们的女佣并未遭受虐待,不解为何情义之家愿意无条件收留女佣,并认为后者的好意恐怕会促使更多女佣效仿。

情义之家受询时表示:“女佣觉得无法继续在雇主家工作,别无选择才逃离,而我们的政策不是把女佣拒于门外。”

但他们表示有义务向人力部反映情况,由当局评估是否存在违例行为。

发言人说,一些雇主认为没有打女佣就不算虐待她,但其实虐待也包括语言和心理虐待,例如未提供足够的食物和休息,以及不允许使用手机等,都可能影响她们的精神健康。

但发言人强调,情义之家从未鼓励女佣逃跑,除非女佣处在危险之中。若女佣拨打热线,情义之家会建议她与雇主或中介协调,也鼓励她们找回中介。“如果她们不愿这么做,我们也会尊重她们的选择。我们的角色是提供建议,让女佣有能力做出决定。”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7月26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