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德尔塔变异新毒株AY.4.2

字体大小:

德尔塔病毒又一变异新毒株——AY.4.2目前正在英国蔓延,并已传至美国、波兰、日本、以色列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关于新毒株的七个问题,本文给你解答。

新毒株与德尔塔病毒有何区别?

AY.4.2是德尔塔毒株的新子类型(subtype),它包含两个新的突变——A222V和Y145H。这两个突变出现在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上,而突刺蛋白位于病毒的外部,可帮助病毒进入人体细胞。

这两个突变并非第一次在冠病病毒上出现。英国剑桥大学临床微生物学教授拉维·古普塔(Ravi Gupta)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A222V突变曾出现于德尔塔病毒的其他变体,与Y145H相似的突变在阿尔法病毒(Alpha)和其他变体中也有出现。

理论上说,病毒每一次感染人类,都需要不断复制自己。在复制过程中若出现微小的错误,就会形成突变,并由此产生新的变异毒株。若突变持续发生,变异毒株就会越来越多。

根据世界著名综合性医学研究机构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的统计,造成冠病的病毒,每个月会有突变。截至目前,德尔塔病毒已有56种突变。

大部分情况下,突变对病毒的行为(如致病力、传染力和躲避人体免疫反应的能力等)没有影响。少数情况下,突变可能改变病毒行为。由于相关科学研究不足,目前尚不清楚A222V和Y145H两个突变会如何影响病毒行为。

新毒株传染性如何?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弗朗索瓦·巴卢 (Francois Balloux) 10月16日在推特发文称,AY.4.2传染性可能比英国最常见的德尔塔毒株高10%。

从事基因研究的英国威康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2019冠状病毒基因组学计划主任杰弗里·巴雷特(Jeffrey Barrett)19日也在推特上表示,AY.4.2毒株可能比原始德尔塔变体的传染性高10%至15%。

但巴雷特指出,AY.4.2毒株取代德尔塔病毒的速度,比德尔塔病毒取代更早的阿尔法病毒的速度要慢得多。

阿尔法病毒出现时,传染力比当时的主流冠病毒株高50%;德尔塔毒株的传染力则较阿尔法病毒高60%;而AY.4.2毒株的传染力比德尔塔毒株仅高出10%至15%。

虽然AY.4.2毒株的传染力,似乎比迄今所有毒株都来得高,但专家认为无需恐慌。

巴卢说:“新毒株无法与阿尔法和德尔塔的情况相提并论,因为阿尔法和德尔塔的传染性,在任何时候都要比任何毒株高出至少50%。新毒株的潜在传染性只是相对小幅增加,对疫情的影响不比另外两个毒株。”

哪些国家已出现新毒株?

根据美国《新闻周刊》统计,截至10月18日,全球共有近1万5000起AY.4.2毒株确诊病例,其中超过1万2000起来自英国。

其他国家中,欧洲的罗马尼亚、波兰、爱尔兰和丹麦病例数较高。

截至19日,美国和加拿大分别出现了七起和六起,澳大利亚和日本各一起。

10月20日,以色列机场也出现一起境外输入AY.4.2病例,确诊者为一名11岁少年。

我国目前尚未出现AY.4.2毒株确诊病例,但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下,从伦敦来新的接种者免隔离航班已于10月20日开通,不排除有AY.4.2毒株输入我国的风险。

新毒株在英国的传播情况如何?

根据英国卫生安全局10月15日发布的报告,自9月27日开始的一周,AY.4.2约占已测序冠病病例的6%,且“处于上升趋势”。

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前负责人、医学博士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10月18日发推特称,AY.4.2已占英国已定序冠病病例的8%。

同日(10月18日),《金融时报》报道称,AY.4.2已占英国已测序病例的近10%。

强制佩戴口罩命令解除后,9月中旬的伦敦街头人群拥挤。(法新社)

疫苗对新毒株是否有效?

辉瑞、莫德纳等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主要是通过训练人体免疫系统对抗病毒突刺,进而达到抵抗病毒的目的。AY.4.2属于刺突蛋白变异,难免让人担心是否会影响疫苗效力。

实际上,目前已知的主要冠病变异病毒(如德尔塔病毒和拉姆达病毒),均属于刺突蛋白变异。

研究表明,现有疫苗在预防感染变异毒株仍具有一定效力。美国权威医疗机构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今年8月发表的一项就辉瑞和莫德纳疫苗对抗德尔塔病毒效力的研究显示,莫德纳疫苗今年年初的效力为86%,7月德尔塔成为主要毒株后,其效力仍有76%。相同时间段,辉瑞疫苗的效力分别为76%和42%。

世界卫生组织如何看待新毒株?

截至10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尚未把AY.4.2归类为“需要关注”或“需要留意”的变体,但已有专家表示希望加快对AY.4.2毒株的研究。

10月17日,美国FDA前负责人戈特利布在推特上呼吁对AY.4.2毒株进行“紧急研究”,来确定它是否能避开身体的免疫反应。同时,他也提出国家间需要合作,以便更快发现和应对潜在变种。

怎样预防新毒株?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专家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 Adalja)博士接受Health网站采访时表示,对抗变种病毒,最好的保护就是打疫苗和加强针,以及遵守安全措施,在人群聚集的地方佩戴口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