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因疫情被陪酒女抛弃 商人要索回包养费

大维出示汇款证明以及自己跟陪酒女的合照。(刘启成摄)
大维出示汇款证明以及自己跟陪酒女的合照。(刘启成摄)

字体大小:

男商人申诉,三年内为陪酒女花了10万元,一场疫情导致自己生意陷入危机,岂料陪酒女竟疏远他,因此欲索回

旅游业男商人大维(假名,52岁)近日联系上《新明日报》,称于2018年,在如切一带认识了在KTV工作的35岁“陪酒女”,对方来自福建。

“开始时,我除了每次给100至200元的小费,也请对方吃饭和送礼物。”

大维表示,女郎起初对自己关怀备至,聊天问候,还会煲汤给他喝。

“她每天放工回家还会报平安,甚至提醒我过年要多回父母亲家陪伴长辈。我也带过她见母亲,大家相处得不错。”

不久后,大维向女郎表示,想要与妻子离婚,再迎娶她过门。“她表示我们年龄相差太远,怕父亲不同意,之后又对我说,只要我能好好照顾她,会尝试说服。”

过去3年来,大维称对女郎几乎有求必应,无论是对方在家乡欠债,又或者需要钱装修时,他都会掏腰包,每次给300至6000元不等。他也向记者出示了近40张汇款记录,称前后汇了4万多元给女郎家乡的银行户头。

“加上送的礼物,我在她身上花了整10万元。”

好景不长,疫情暴发后,大维的旅游业生意严重受影响,收入从每月1万多元,变成目前的1000多元。“当我不再给钱她时,她就跟我疏远,连普通朋友见面吃饭也不肯应约。现在还说要找一个跟自己年纪相若的人为伴。”

陪酒女:从未答应结婚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新明日报》记者联系上涉事的陪酒女,她表示大维追求了8个月,才答应跟他在一起。

“我从一开始就明确表明,双方相差20岁,我不可能跟他结婚,也不会介入他家庭。”

关于汇款和送礼一事,她坦诚说,自己曾跟商人说每月需要一笔生活费,对方自愿付出。

她也说,这次是商人自己提出分手,但又继续纠缠,还曾拿着照片到她工作的地方说闲话。

“他活在自己世界,让我无法跟他相处。我也会依仗法律保护自己。”

她认为商人分手后的举动,以及提出的两个条件很不可理喻。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10月2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