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玉莎事件”发酵 工人党九议员齐噤声

今年8月3日和10月4日的国会上,辣玉莎三次捏造她陪同一名性侵受害女子到警局报案的经历。(截自gov.sg视频)
今年8月3日和10月4日的国会上,辣玉莎三次捏造她陪同一名性侵受害女子到警局报案的经历。(截自gov.sg视频)

字体大小:

国会特权委员会前天发布特别调查报告后,工人党议员过去一天保持沉默,截至昨晚(12月4日)仅两名工人党党员通过面簿发言,但他们都不是中委。

自国会特权委员会前天发布特别调查报告,披露工人党领导层建议盛港集选区原议员辣玉莎将谎言隐瞒到底后,这个国会最大反对党过去一天面对媒体的询问电话和短信,始终没人回应。在党遭遇近年来最深刻的危机之际,保持“震耳欲聋”的沉默。

除了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九名工人党议员也未在个人或政党社交媒体页面,对特权委员会报告置评。记者昨早走访工人党总部,同样大门深锁,不见人影。

至昨晚截稿,打破这片死寂的只有两名工人党党员,但他们都不是中委。

余振忠:不应匆促下定论 许俊荣质疑报告出炉时间点

工人党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昨晚在个人面簿上载妻子绘制的一幅抽象画,并说:“不同的人在欣赏抽象画时,会看到不同的东西。”他表示自己宁可等待和听取各方说法,再下任何结论。“听证会还没结束,但急于发表报告,仿佛所有该说的都说了。”

曾在2011年和2015年代表工人党竞选盛港西区(后并入盛港集选区)的许俊荣昨天上午也在个人面簿发文,质疑特别调查报告出炉的时间点。

他说,特权委员会只听了辣玉莎和另三人的供词,就在前晚发布报告,其实调查仍在继续,尚未得出结论。

根据国会议事常规第105(2)条,特权委员会可在任何时候就它要国会注意的事项,向国会提呈特别报告。特权委员会过去调查已故工人党前秘书长惹耶勒南是否违反国会特权时也曾这么做。

今年8月3日和10月4日的国会上,辣玉莎三次捏造她陪同一名性侵受害女子到警局报案的经历。据特权委员会报告,辣玉莎在宣誓下作供时称8月已告知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以及副主席费沙,自己无法为这番发言提供凭据,但三人决定只要辣玉莎不被逼问,就没必要澄清。辣玉莎的供词,与她的秘书助理罗佩英和另一名工人党干部纳登(Yudhishthra Nathan)一致。

一些人注意到,特权委员会的闭门听证会分12月2日与3日两天进行,而听证会首日也是工人党召开记者会的同一天,辣玉莎当天缺席记者会。

特权委员会是在11月29日决定传召辣玉莎等工人党党员供证。隔天晚上8时,工人党中委会便召开会议,辣玉莎之后宣布退党并辞去国会议席。再过一天,即12月1日傍晚,工人党通知媒体2日中午将举行记者会。

一般预料特权委员会下来将传召毕丹星、林瑞莲和费沙供证。据了解,由于这个委员会为调查辣玉莎事件而设立,因此即使要调查其他工人党议员是否违反国会特权,仍须有议员提出投诉,才能成立相关的特权委员会。

在工人党面簿上的最新贴文仍是记者会后发布的“告盛港选民书”,底下不断有留言,不少人仍表达对工人党的不弃不离,希望它能挺过这场危机;也有人质疑党的领导层是否犯了错,要求尽快出面澄清;一些人指责辣玉莎是“坏掉的苹果”,连累了团队,也有人给予同情,感叹她出事了竟被党遗弃。

Solaris Strategies Singapore国际事务高级分析师穆斯塔法博士受访时说:“工人党领导层须对这些披露出来的信息做回应,因为公众目光直接投射在他们身上,他们须坦率且坚定地回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