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花6万元网购积分 申诉难消费怒报警

订户
彭英娘(右)昨日携同其他受害者报警。(蔡振鸿/摄)
彭英娘(右)昨日携同其他受害者报警。(蔡振鸿/摄)

字体大小:

78岁老妇学网购,申诉花了6万元买积分,累积超过20万元消费“点数”,岂料如今难以使用,与其他三名苦主报警。

苦主彭英娘(78岁,退休人士)申诉,她于2019年初,通过朋友认识一名理疗师王女士,经对方推荐,接触到一个声称属于区块链技术开发的网络支付平台,可同时拥有多个国家的电子钱包。

“我事后被带到芽笼一家餐厅,见了该平台的高层,对方向我解释了相关资讯。”

彭英娘表示,了解平台运作模式后,她于2019年5月2日正式申请平台账户,起初只充值了几百元,换取了消费“点数”,成功到一些餐馆、服装店消费,之后陆续投入了更多金额。

“我被游说充值更多钱,成为VIP,以享受更多的优惠和利息,结果我就一次好几千元地充值进入电子钱包。”

她表示,当时用了“点数”买了保养品、保健器材、人参等等,甚至还用来维修家中冷气。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

拿六金饰兑换“点数”

彭英娘解释,平台的电子钱包,其实还分成“积分”和“点数”两个部分,当中的“积分”最终能兑换成“点数”来消费。

“我们花钱通过上线或平台高层购买积分,当电子钱包有了积分后,可以再转换成点数,并且在实体店消费。”

成为会员后,充值时还可以获得六倍的“积分”,充值越多,累计的“积分”红利越多。

彭英娘说:“例如花100元,就可以获得600的积分,成为VIP后,每天还可以点‘百宝箱’,获取更多‘点数’。另外,使用‘点数’消费时,还有‘积分’回扣,吸引会员们持续充值。”

彭英娘感叹,自己越陷越深时,甚至还拿六件价值四万多元的999纯金金饰,与上线或高层兑换“点数”。

记者联络上彭英娘的介绍人王女士(53岁,理疗师),她受访时指出,自己也是苦主之一。她称,同样通过朋友介绍加入平台,当时充值后确实用了“点数”消费,再加上介绍人入会可抽成5%,才会与亲友分享。

“我当初也投入至少2万元,消费扣掉一些后,相信亏了一万多元。”

记者也尝试联络平台的高层负责人,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0万“点数”无处可用  “退休金就这样没了”

岂料,平台在2019年底开始出现变故,原本可以100%使用“点数”来消费,事后比例不断减少,余款都必须付现金。

“可以消费的比例渐渐从100%减到70%、50%、20%,如今都找不到可以使用的商家了。一般相信,原本的合作商家无法兑现,因此才取消了合作。我前后一共投入6万3300元,累积超过20万元‘点数’,感觉全部付诸东流。”

彭英娘星期一(7月4日)携同另三名苦主,到广东民路的中央警署针对此事报案,希望藉由分享自身经历提醒公众。“6万元是我年轻时辛苦赚来的,退休金就这样没了,还连累了一些身边的朋友。”

另一名亏损1万4000元的苦主蔡女士(60岁,退休人士)说:“我是看朋友投入那么多钱,以为不会有问题,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只希望大家不要步我们后尘。”

不少商家:平台疫前就失效

不少合作商家申诉,平台在疫情前就失效,有人损失近万元。

记者联络上一些合作商家,其中一名电脑专卖及维修店的老板阿尼斯(Anis)受访时告诉记者,有关平台系统在疫情前就失效,也无法联络上客户服务中心,最后取消合作,损失金额约7000元。

售卖猫山王榴梿的陈女士则透露,平台失效后,她损失至少有1万元。“榴梿旺季,有顾客用平台电子钱包支付,一分钱都拿不回来,报警也于事无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