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后再聚首 校友集资请洋老师旧地重游

字体大小:

20多名校友集资邀请中学老师从英国来新加坡,重游校舍、与学生同事聚首。他们上次见面是37年前。集资的20几位校友是1985年至1988年毕业自公教中学的学生。

来自英国的德里斯科尔(Bernadette Driscoll)当时担任英语、英文文学与级任老师。1985年,刚毕业的德里斯科尔除了第一次到亚洲,也是她第一次站上讲台当老师。

虽然年龄与学生差距不到10岁,德里斯科尔说:“我第一次在男校教书,他们16岁、17岁,尽管我当时也很年轻,但我在利物浦受到良好的培训。一名老师要给予学生支持、教导和鼓励。”

为提升本地学生英语水平,新加坡教育部早年引介英语为母语的外籍老师进到学府教学。德里斯科尔就是在当年的教育部招聘下来到新加坡。

德里斯科尔与新加坡教育部签三年合约,于1985年至1988年任教于当时在奎因街的公教中学。(受访者提供)

“我当时和新加坡政府签了三年的合约。1984年的圣诞节隔天,我和另外12名女教师搭飞机到新加坡,我们都被派往不同的学府,有一些到初级学院,有些到邻里学校,而我被派到公教中学。”

在网络尚不发达的年代,德里斯科尔对于公教中学一无所知,对新加坡也只略知一二。她说:“我查了一些关于新加坡的资料,但不多。心想,如果他们都说华语,我该怎么和他们沟通呢?来到新加坡才发现大家都有双语的基础,我只是要求他们在课堂上必须全程用英语交流。”

对于德里斯科尔的教学特色,她的学生仍记忆犹新。有人记得被德里斯科尔骂、有人记得德里斯科尔说得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也有人记得德里斯科尔给予的鼓励和指导。

德里斯科尔来新时只有23岁,对教育充满热忱。(受访者提供)

三年教职合约结束后,德里斯科尔回到英国。虽然她曾在1990年代再次来新加坡执教,但未曾与公教中学学生重拾联系。

直到2019年末,一名公教中学退休教师将德里斯科尔加入1985届毕业生的WhatsApp聊天群,举办一场聚会的念头开始萌生。

章明禹(53岁,法律合规部总监)说:“我们突然和德里斯科尔接上线后就一直聊,我就想,这样聊不如请老师回来到新加坡。大家都很赞同,然后就讨论集资买机票等旅费。”

但因为疫情,这个聚会一再延迟。章明禹说:“我们最早定在2020年7月,没想到一等就两年。很开心这次成功把老师请过来。”

德里斯科尔(左二)和学生章明禹(左起)、公教中学校友会会长黄秉扬以及林廷晟,重游37年前的校舍。(杨雯婷摄)

趁英国学校假期,德里斯科尔7月15日至25日终于来到新加坡,与许多老同事、学生齐聚一堂,短短的11天,餐聚约有20场。德里斯科尔说:“我人生中不曾有那么频密的聚餐,每天都被约得满满的。”

“我们都记得自己的老师,但是不曾有这么一群人组织起来,以这样的方式感谢老师,他们的盛情让我很感动。”

德里斯科尔来新加坡短短11天,与老同事、学生相聚场次超过20场。(林泽锐摄)

章明禹说:“我们那时是16岁的中四学生,过了37年,我们已53岁了,不年轻了。但是见到老师时真的非常开心,每个人都觉得回到那个年代,还是年轻的学生跟年轻的老师对话的感觉。”

1935年由法国神父劳爱华创立的公教中学至今已有87年校史,早期的校舍位于奎因街(Queen Street)。

公教中学旧校舍就在圣伯多禄圣保禄堂旁,外观仍保留如初。(杨雯婷摄)
公教中学成列校史的走廊看板。(受访者提供)

林廷晟(53岁,人工智能科技公司首席商务官)受访时说:“我们的校训是‘亲爱忠诚、敬业乐群’,从小就被这种价值观影响,所以常抱着饮水思源的心对待老师,这可以说是学校灌输的校风,更是公教人珍贵的精神。

公教中学校友聚会总是不忘唱校歌,这是他们共同最深的记忆。(受访者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