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100

新闻室转型步履不停 早报人不忘初心

1982年的《南洋商报》排字房正处于从铅字排版转入打字排版的过渡期,铅字架和铅字打字机并存。(档案照片)
1982年的《南洋商报》排字房正处于从铅字排版转入打字排版的过渡期,铅字架和铅字打字机并存。(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新闻室因应时代需求,不断转型蜕变。从稿纸写稿,手工排版转向电脑化作业方式,如今迈向数码化,多平台传送新闻内容。天翻地覆的变革中,新闻工作者始终坚守做好新闻的使命。

在没有电脑打字的时代,记者用笔和纸写新闻,交由排字员用铅字排列并印成文字,最后由编辑和排版员合作,把文字和照片拼成新闻版。

90年代逐步电脑化 工序简化效率提高

上个世纪1980年代初,铅字排版开始过渡到打字排版。虽还是利用铅字,打字员已无须逐一捡字,只要在铅字打字机上,运用植字键盘将记者手写的新闻稿一栏一栏地打出,再由排版员剪剪贴贴,拼凑成版面。

《联合早报》在1990年代逐步电脑化。1990年加入的陈锦柏(62岁)忆述,他入行的头几年,新闻室处于过渡期,记者仍用稿纸写稿,主任审完稿件,手稿就会交给排字房排版。

出国采访的记者还得把稿件传真回报馆。1996年,他被派到马来西亚吉隆坡采访一起涉及13名本地人死亡的致命车祸,就曾在下榻酒店把十多二十张手写的稿纸利用传真机发回新闻室。

电脑化全面实施后,新闻室的作业方式彻底改变,不但工序简化,效率也提高。由于电脑上写稿和检查文稿更方便,记者和排版编辑兼做校对,校对员纷纷转移到其他岗位。

对记者来说,电脑化一大好处是查找新闻资料更省时省力。陈锦柏还记得,以前为了在报道中提供背景资料,他得耗费不少时间在资料室翻查报章剪报,后来只需在电脑系统上检索即可。

当意外组记者约20年的陈锦柏,2011年转当编辑。他认为,无论在哪一个时代,新闻工作者都必须走入新闻现场,接触当事人,挖掘社会现象、写出翔实可靠的新闻报道。

2006年,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魏国安被控诬告中国情妇郭娟假结婚案件引起热议。

陈锦柏通过摄影同事的友人牵线,到三四家夜总会访问老板和驻场歌星,挖掘女歌星与酒客之间的互动、歌星如何申请来本地,以及夜店消费文化等现象,撰写一篇窥探灯红酒绿背后较鲜为人知故事的专题——“走进女歌星的世界 彩带上肩 月入上万”。

“那次采访给我很不一样的体验,让我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行业……这就是当记者的好处,可接触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物。不管在什么年代,记者始终要去接触和观察新闻现象并且把它反映在文字上。”

本地新闻组资深高级记者傅丽云同样在1990年加入早报。近日轰动本地的10亿元洗黑钱案,令许多人对涉案“福建帮”的奢靡生活感到好奇。她凭借30多年本地和法庭新闻的采访经验,联系数名匿名线人打听消息,写出专题报道《解码穷奢极侈生活 “福建帮”游走狮城吃香喝辣》,引起不少关注。

除了从精品收藏家视角,剖析“福建帮”富豪的消费品味和方式,报道也透过房地产专家等知情人士分析犯罪分子洗黑钱的可能途径,凸显记者人脉圈子广所能发挥的优势。

“建立人脉是记者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但我们不能以纯功利心态去经营人脉,应在接触过程中与对方培养友谊,在互信基础上建立长久关系,才能获得可靠消息。”

数码转型加速 善用多元平台

随着新闻室数码转型步伐加速,除了平面报纸,早报也通过多元平台传送内容,包括网站以及各大社交媒体平台。

2019年加入早报本地新闻组的叶俊颖(29岁),2020年转做数码内容。从写平面稿转为制作数码内容新闻,他须从头学起,感觉仿佛得跨越一个鸿沟,设法掌握“十八般武艺”。

《联合早报》新闻室2023年3月起逐步启用新的CUE系统,为新闻稿件完成后率先上网提供更大助力,是早报数码化进程中一个重要的里程碑。(邝启聪摄)

“我除了顾文字还得更多地考虑视觉元素,以及更多元互补的新闻呈现形式。除了写稿,还得做直播、制作视频、互动内容和社媒图卡图表(infographics)等。”

数码内容制作流程更繁琐,涉及更多跨部门合作与人事沟通。叶俊颖边做边学,经过一番磨合与改进,如今最大的体会是新闻的呈现形式和讲故事的方法,其实有无限的可能。

“我们须不断探索和创新,以跟上科技的脚步和读者吸收信息的习惯。”

叶俊颖的专题报道,如近期的《昔日热闹今日冷清 乌节青年圣地光芒不再》以及《大概10次会有五次被占用 体障者用无障碍厕所“障碍”重重》等,通过文字和视频在多平台呈现。

无论新闻以什么形式呈现,叶俊颖认为做新闻的本质不变。“记者还是要接地气,对社会现象有敏锐观察力,同时对弱势者有同理心,并且应有济世抱负,致力让社会变得更好。”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