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立汇款案两三百名苦主或诉诸法律 律师谈取回款项可能性

三名苦主去年10月起诉山立,索取至少6万5000多新元赔偿。这起民事案目前还在国家法院审理中。(档案照片)
三名苦主去年10月起诉山立,索取至少6万5000多新元赔偿。这起民事案目前还在国家法院审理中。(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山立汇款公司风波延烧,两三百名苦主正考虑采取法律行动,受访律师提出苦主可如何取回款项的建议。

《联合早报》去年10月实名报道,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公民通过山立汇款公司把血汗钱汇回中国,却被中国当局指汇款过程涉及犯罪行为,导致汇款人或收款人在中国的银行户头遭冻结。

截至今年2月20日,新加坡警察部队共接获超过840起报案,总涉款额约1600万元,其中510起与山立有关。

2月20日也是山立突然向当局表明要归还牌照的日期,执照有效期至下星期四(2月29日)。警方也调查43岁女董事和34岁合规经理,他们涉嫌经营业务时以欺诈为目的,也未能履行作为持牌支付服务提供商的各项义务。

能否取回被冻结的款项,一直是苦主最关注的问题。

若款项已转出公司户头且遭冻结 相对难取回

Templars Law蓝国庆律师受访时说,若公司账目上还留有汇款人的记录,而且这笔款项还未转到第三方银行户头,当局可以把相应的款项归还给指定的汇款人。

倘若款项已转出公司户头,而且在中国遭冻结,则相对难取回,这已经超出司法管辖权。

另一个情况是公司清盘。蓝国庆说,一般企业管用的方式是主动申请清盘,并自行聘请清盘公司处理。如此一来,被追查的资料可能不会这么深入,比债权人向法庭申请清盘来得有利,可逃过些许责任。

“在账目上的款项等同于公司资产,债权人都能分得一杯羹,但没能保证可取回全额款项。”

正气律师事务所创办人萧锦耀律师也说,归还牌照意味着山立不再能提供汇款服务,虽能转换其他业务,但汇款毕竟是山立主要业务,因此不太可能会继续营业。

他估计公司会重组或清盘,但新加坡国内税务局、中央公积金局或银行等主要债权方会优先取得赔偿,其他苦主才会依次分得款项。

至于民事方面,那些已进入司法程序的诉讼案件,山立可能会选择不抗辩或不出席庭讯,诉方为此会直接取得法庭发出的缺席判决,下令山立赔偿诉方,但山立有没有能力赔偿则另当别论。

律师:公司清盘前提出诉讼 或也可按兵不动

“至少诉方取得的即席判决是一种法定证明,确立山立欠款,可以在清盘诉讼中索赔。目前还未起诉山立的苦主,只要在公司清盘之前提出诉讼,还算来得及。”

不过,萧锦耀也建议苦主可以先按兵不动,一旦警方调查证明两名负责人确实利用公司为幌子进行非法勾当,苦主可以在公司法下起诉山立和负责人,到时如果公司没有剩余资产,负责人的个人资产可能被充公,用以赔偿。

三名苦主去年10月起诉山立,索取至少6万5000多新元赔偿。这起民事案目前还在国家法院审理中。

另一名苦主高亚界(洗车工人,37岁)告诉《联合早报》,他和两三百名苦主正考虑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山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