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交棒黄循财

【个人家庭篇】世界少了数学奇才 狮城多了领导人才

字体大小:

1974年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数学系第一名的学生,完美破解了31道数学题,比第二名多了12题,但是他却决定不留校继续深造,因为在成为世界级数学家和为国效力之间,年轻的李显龙选择了后者

他在写给导师的信中说:“我必须回家,我已经加入新加坡武装部队,我父亲是总理,我如果不回去做我必须做的事,对国家,对自己都不好。”

身为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长子,少年李显龙就很清楚自己必须帮忙父亲照顾家里。60年代新马分家前,李光耀有一天告诉他,自己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得照顾好妈妈、还有弟妹。

显赫的政治家庭背景没让他免受生活的种种磨难。第一任妻子黄名扬在他30岁时因心脏病去世,留下不到两岁的长女和三个星期大的儿子。

李显龙(抱着鸿毅)与何晶(右二)婚后,何晶为他再添两个儿子,图为夫妇带着原配所生的修齐和毅鹏到乌节路看妆艺大游行。坐在李显龙右手边的是前内阁部长李玉全。(档案照片)

 

 

三年后,他与国防部工程师何晶结婚,并添了两个儿子。生活安稳下来才没几年,他40岁时确诊淋巴癌。据他形容,患癌症相当可怕,但不像前妻逝世时那么黑暗。

没人会预料到2015年1月,李显龙患上前列腺癌。幸好经过手术切除后,他顺利康复。同年3月,李光耀过世。

更令李显龙痛心的,是妹妹李玮玲医生和弟弟李显扬从2017年6月开始,透过一系列脸书贴文指责他处理李光耀故居问题上有私心,为赚取政治资本滥用总理权力。

2017年7月3日,李显龙透过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和向民众公开道歉:“作为你们的总理,我对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十分遗憾,也对此向新加坡人道歉。作为人子,我为这场冲突可能给我的父母带来的痛苦感到痛心。”

回想起13岁的时候父亲对他的付托,他遗憾地说:“过了那么多年,我无法完成我父亲希望我能做到的责任。”

事件引起国际媒体关注,但李显龙所率领的宏茂桥集选区人民行动党团队,在2020年大选的得票率依然高于全国平均。

李显龙因为父亲的关系,从小在镁光灯下,但是他的四个孩子则非常低调。他也很少主动提起家人,就算是升级当了爷爷,也是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提到奶粉价格时透露的。

这个有三个孙女的爷爷,是新加坡的第一网红,累积了百多万脸书粉丝,他笑称自己只是个“小红人”。

李显龙总理是新加坡第一网红,累积了百多万脸书粉丝。他2015年1月在脸书新加坡办事处现场回答公众透过脸书发出的提问。(总理公署提供)

 

鞠躬尽瘁,整个成年岁月都贡献给公共服务,李总理卸任后虽然还会留在内阁当资政,但是相信他应该不再那么操劳,可以多点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位数学奇才、编程高手说,他想上摄影或者AI课程,身体力行,实践“终身学习”精神。

李显龙总理曾编写过数独游戏破解程式,他的编程能力深受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高度肯定。总理2016年到美国旧金山访问脸书总部时同扎克伯格会面,并从后者手中接过一份状似木制方块的独特见面礼。扎克伯格说:“为了肯定(李总理)的技术能力,我们把这件在面簿设计的艺术品送给李总理,上头刻有李总理编写的电脑程式。”(取自李显龙总理脸书)

看孙阅读上课学AI 不当总理也不清闲

新传媒:你在网上非常活跃,喜欢跟大家分享你的jalan jalan(走走),卸下总理职务后,会不会继续经营社交媒体?

总理:首先我只是一个“小红人”,跟网红相比,我真的是小巫见大巫。当然, 卸任之后我会继续保留我的社媒账户,也会继续上帖子。我希望新的领导、新的总理也渐渐在社交媒体上建立自己的粉丝群。我相信他会这么做,他不一定经常去摄影,但是他的guitar(吉他)技术还不错。

新传媒:回顾这么多年来的#jalanjalan,其实你在走街的时候想要记录一些什么?回顾时会有一些感触吗?

总理:华文文学里,写诗是写景、写情。(摄影)要写景比较容易,花一点时间去走走,去感觉那个气氛,了解这个地方是什么意义。然后你可以慢慢找到一个角度,让人家看了照片会说:我也去过那个地方,可是这个角度我以前没注意到。

(摄影)写情,比较困难。因为你要写情,要拍到人的感觉、人的表情、人的内心所表露出来的心情,那你需要很仔细的观察,也需要很灵敏的反应,并且能够预测这两个人快要交流、要讲话了,我要刚刚好拍到那一个分秒,很难做到。尤其我周围都是保镖。

早报:下来去走走的时候,也会带孙女去吗? 你接下来会不会有多一些时间陪陪孙女呢?

总理:希望会有。她们很乐意跟我们在一起,我们也很乐意照顾几个孙女,看她们长大。她们现在年纪还小,发育得很快,每次看到她们,她们已经学了新的东西,已经会用新的词句,已经会问一些新的问题。我相信以前我孩子小的时候也经历过这个成长过程,可这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可能淡忘了,或者当时还太年轻,没注意到这一切。现在有第二个机会去学习孩子成长的过程,很有满足感。

海峡时报:你会鼓励你的孩子,任何一个孩子从政吗?

总理:如果他们不是我的孩子,而且感兴趣,我会。但他们是我的孩子,门槛就会更高。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孩子表示兴趣,而我的孙女太小了。

8视界:总理卸任之后, 有没有什么事情特别想做的? 会不会用技能创前程来报读一些课程?

总理:技能创前程,我累积了可能不少, 至少今年有4000元的政府津贴,可能用来上摄影课程,或者AI的课程。原理上我了解电脑是怎么样运作的,也了解AI是什么一回事,但是现在先进的AI怎么从那个基本的运作原理产生,我完全不了解。我看过一些解释, 但还是不了解,所以有机会就要去上课。

另外, 可能可以多读一点书, 从政期间,吸收新学问的机会没那么多了,知识库就慢慢慢慢淘空了。最近我看到早报报道台湾一个老作者齐邦媛去世了, 她生在中国东北,黑龙江还是吉林省, 在最东北方,一直辗转千里,后来100多岁去世了。她90多岁的时候写了一本书《巨流河》, 是她的人生经历。我下载了, 还没有机会读。希望卸任之后有机会去读这本书。

8视界: 刚才你提到你要上人工智能课程,你有没有想过要创造一些什么人工智能应用?

总理:帮助部长写演讲稿,或者帮助政府部门写给媒体的回信。这些都是不简单的工作,必须要有政治意识,并且要对课题有足够的掌控,要传达什么信息、 反驳什么谬论,要用很精简的文字,两三百个字写一封信,或者一两千字写一篇人家愿意听的演讲稿。现在ChatGPT还是做不到。

8视界:能总结一下, 你那么多年的政坛生涯有没有什么遗憾,或者不舍?

总理:没有什么遗憾,应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成绩让人家去评估,不是我的责任。

今天新加坡是一个闪耀的小红点,国家富强,人民安居乐业,大家都以新加坡人的身份感到自豪,我觉得很安慰。这些都是大家的努力所造就的,谢谢大家的努力和支持。

早报:在这个目前这样复杂的环境下交班, 你的心情会七上八下吗? 你现在心情是怎么样?

总理:很平淡,拿得起放得下,能够平稳的交班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很多国家没办法准备或者准备了没办法实行。我们已经两次顺利交班,这是第三次。我希望能够一样顺利,一样平安地进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