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难按“瑞士生活水平”单一标准发展 黄循财:凝聚国人找到共同前进方向

字体大小:

新加坡接下来的发展很难根据单一的标准例如追求“瑞士生活水平”,因为下来将进入无人涉足的全新领域,只能不断寻找最佳实践方法,同时聚合所有新加坡人的能量,以新颖方案克服问题与挑战。

候任总理、财政部长黄循财星期三(5月15日)将从李显龙总理手中,接过领导国家的棒子。他日前接受本地媒体联访时,坦言国家正面临重重内外挑战,但乐观的基调贯穿了一小时的访问。

“我不仅仅对政府有信心,也对新加坡人有信心。进入这个新的发展阶段,如何向前迈进,终究由我们自己决定。”

他认为,今天的新加坡处于更强大的位置,经济也在更高的发展水平。“过去,我们可以泛泛地说向往‘瑞士的生活水平’,而今天要再找这样的单一标准已相当困难。在这个新阶段,我们进入无人涉足的全新领域,必须找出前进的方向。我们仍得向最优秀者学习,寻找最佳实践方法,但也得创新。这是我将尽力做的,不只是与我的团队,而是聚合所有新加坡人的集体能量。”

我国第二任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还是副总理时,就和内阁班底定下使新加坡在1999年实现1984年的瑞士生活水平这个具体目标。多年来,很多人的“新加坡梦”就是对现金、信用卡、汽车、公寓和俱乐部会籍这5C的物质追求。

然而,从与年轻新加坡人的互动中,黄循财认识到不少人不再以物质成功来衡量生活素质,而是希望做出更有意义的贡献。

他带头启动新加坡携手前进运动,以倾听新加坡人的不同声音。他表示会贯彻开放、协商式的领导风格,细心倾听,把触角伸向广泛的人群,并做好准备“重新审视一切、检讨原有的假设,以及考虑在不同环境和社会需求下能如何改变做法”。

黄循财认为,不一定得由政府来处理所有事件,一些时候也能让社会规范更有机地演变,政府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聚合人们的能力,凝聚如何共同前进的共识。但若有需要,他强调不会回避做对的事,以带领新加坡前进。

不过,前进的路布满荆棘,内部是一个包括政治诉求都更多元的社会、外在则是一个更分化混乱的世界。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左)在接棒成为我过第四任总理前,于上个星期接受本地媒体联访。(叶振忠摄)

深刻明白一党独大日子已不复存在

黄循财深刻明白,“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一党独大的日子已不复存在”。“反对党肯定仍会存在,我们已经接受这会是我们政治制度中的永久特征”。

2006年,李显龙出任总理后首次领军大选,当时仍有人民行动党参选人因为没有竞争对手而自动当选,但2015年和2020年的两届大选,反对党已经竞逐所有议席了。

黄循财说,反对党一再表示只放眼拿下至少三分一的国会议席,但下届大选如果竞争更激烈,行动党得票率再降几个百分点,“两个或三个反对党一起取得超过50%得票率,组织联合政府,不是遥不可及的”。

“因此当我说我不会假设行动党一定会赢得下届大选,或者不会假设我会在选后自动当上总理,我是认真的。这是我们当前的政治现实。”

黄循财目前是行动党副秘书长,预计出任总理不久后会当上党魁。他强调,治理的关键是获得人们的委托。有朝一日,如果行动党的表现不如预期,或者其他政党能交出更好的成绩单,他们理应获得人民的委托。

“但只要我在任,我会竭尽所能,确保行动党仍取得新加坡人的信心与信任。”

我国不能陷入地缘政治漩涡 须坚持以国家利益出发

对于复杂多变、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抬头的外部环境,黄循财看好强化亚细安这个区域多边组织的融合与团结可带来的契机。

他指出,亚洲仍会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重心,许多跨国企业都会要在亚洲有据点,也会要把投资分散到不同国家。这样一来,亚细安更具吸引力,而作为其中一员的新加坡具国际声望,企业可从新加坡服务整个广泛的亚洲区域。

黄循财也强调,我国不能陷入地缘政治漩涡,须坚持以国家利益出发,维持一贯和有原则的处事方法。“这意味着我们时不时会说或做令一些国家不太开心的事……这不是攸关在两个国家之间取得平衡,不是一天采取有悖某个国家的立场,隔天又向其他国家说不同的话或做不同的事,以求取所谓的平衡。这不是我们的做法。”

成为国家的总舵手是领导力的终极考验,黄循财最欣赏的历史人物,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对领导力的诠释“知道要做些什么和动员人们去做对的事”,或也体现了这位新总理将展现的领导风格。要他进一步形容,黄循财回答得铿锵有力:“我无须今天就写下我的成就。在我的时代和任期结束时,我会让人们书写我留下了什么,以及我是怎样的一位总理。但此刻,接过这个职务和这份责任,我只会倾注全力全心全意地为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服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