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按摩院“淫窟” 女老板逼美容师为娼

受害者到马里士他路一带的按摩院上班,结果被告知必须下海卖淫。(谷歌地图)
受害者到马里士他路一带的按摩院上班,结果被告知必须下海卖淫。(谷歌地图)

字体大小:

中国籍女郎误信来新当美容师可月赚万元,不料被带到一家按摩院工作,还遭逼良为娼,三个月接客130人。她之后找到新工作,要求公司放她自由,却遭其中一名女老板拳打脚踢。

涉事按摩院有三名女老板,分别是钟婷(42岁、中国籍)、王慧茹(46岁,新加坡籍)和何玉晴(51岁,新加坡籍)。

受害者是一名36岁的中国籍女郎。

案情显示,受害者在2021年12月认识一名中介,对方说可以介绍她到新加坡工作当美容师,赚取5万至6万元人民币(约9300至1万1200新元)的薪酬。

由于中国当时因冠病疫情而封城,受害者同意到新加坡工作,并交了2万元人民币(约3700新元)给中介申请来新两年的工作准证。

没想到,受害者在2022年1月16日到马里士他路一带的按摩院上班时,却被王慧茹和何玉晴告知,她必须为顾客提供性服务。不仅如此,受害者也需支付每个月1500元的“维修费”和1000元的订金给公司。

受害者原本不肯,不过之后的几天,王慧茹与被告不断说服受害者,叫她不要浪费时间,否则就取消她的工作准证。

受害者最后妥协,月底开始接客,每次收费介于100元至160元,按摩院则会抽去其中50元至60元的佣金。

受害者在2022年1月底至3月31日间,共服务约130名嫖客,共将6500元的佣金等费用交给被告等人。

2022年3月底,受害者找到一份售货员的工作,告知被告等人说她要辞职,希望公司能到人力部网站,将她的工作准证转到新公司。

同月31日晚上,钟婷与何玉晴到按摩院质问受害者。何玉晴因不满受害者要离职,拳打受害者头部和脸,导致受害者头部撞向橱柜,玻璃屏在冲击力下破碎。何玉晴还拉受害者的头发,并猛踢受害者。

受害者同事最后付了200元给何玉晴,对方才把她的准证转给新雇主。之后,何玉晴还通过微信威胁和辱骂受害者。 

受害者忍无可忍,当天到警局报警。(人名译音)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4年5月21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