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水球金牌之重

采访日记

时隔16年,我再次踏上马来西亚国土采访东运会。2001年东运会,我当时派驻槟城,负责采访武术、保龄球和壁球等项目,结果只等到吴秋彬一枚男子太极金牌。16年后的今天,我首次做客吉隆坡,在体育城国家水上中心等来了男子水球队27连冠,成功捍卫东南亚水球王国的美誉。

昨天上午站在水上中心媒体席上,赛前当新加坡国歌奏起时,突然眼角泛湿,之后眼泪不听使唤地徐徐落下。我当时心想这应该是预示着新加坡男子水球队将得偿所愿,再次把金牌收入囊中。

当了体育记者20年,本该对体育竞技所出现的热情、激动感到麻木,但或许是对国家的那份热爱,只要在异地听到国歌奏起,尤其在运动会上,内心仍然会澎湃起来。

随着比赛的推进,计分板的成绩显示新加坡已稳获这枚金牌。横跨54年、27届赛会,新加坡男子水球队经历了多少代人的坚持和付出,才换来今天这甜美果实。

就如我在东运会倒数中写到的,“创业难,守业更难”,但这并不意味着是不可能任务,关键在于是否愿意坚持,尤其在当下的科技发达时代,年轻一辈有太多选择,为何要坚守前辈们所留下的沉重历史包袱。

不过,赛后看到水球队小伙子们个个脸上泛着喜悦时,我确信他们知道这枚金牌的重量。在颁奖典礼举行之后,我无意间听到场外有人说道,这批球员都还很年轻,前途无量。我相信这人说的话。就像水球队队长骆之志在赛后采访时说的:“我们要展望未来,就要积极培养更多有潜质的年轻球员,继续扩大打水球的基层,让我们的水球传统得以获得延续。”

这枚金牌之重,不在于它的历史价值,而在于让更多年轻人加入本地水球大家庭,延续及加深新加坡体育文化。

当然,吸引更多年轻人固然重要,但别忘了前辈打造历史的艰辛。让我们在庆祝新一代男子水球队完成历史使命的同时,也向球队的前辈们致敬。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