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承父业 法汉马来武术摘金

法汉没有让父亲失望,在夺得两届世界锦标赛冠军后,终于在昨天的马来武术90-95公斤J组决赛中,以5比0力克东道主选手,夺得个人首枚东运金牌。他的父亲、我国马来武术名宿沙阿拉丁在场边老泪纵横,沙阿拉丁解释说,他不是为法汉夺冠而哭,而是为我国其他选手遭遇不公平待遇而哭。

法汉的决赛对手是马来西亚的凯祖,尽管后者有主场观众在场边助威,但法汉还是一开场就占得上风,早早取得领先。整场比赛,法汉所拥有的优势可谓是压倒性的,凯祖拼尽全力也没能挽回劣势。

与性格外向的父亲不同,19岁的法汉言语不多,十分冷静。他说:“就像我的第一枚世锦赛金牌一样,这枚金牌对我来说意义重大。不过,其实我还是有点失望的,因为我真的很想其他队友和我一起赢得金牌。而且,虽然我对夺得冠军很开心,但裁判在比赛中的判罚,有些还是让我感到沮丧的。”

法汉感谢父亲一路来对他的信任与支持,他说:“我的奖牌也是他的奖牌,我想这是为什么他这么激动。他从来没有放弃我们兄弟姐妹,我之前并不是最好的,但我觉得,自从我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开始,他就一直信任我,我觉得就算整个新加坡都不相信我能赢得金牌,他也会是那唯一相信我的人。”

新加坡昨天共有四名选手出战马来武术对抗项目决赛,只有法汉成功夺冠,塞兹瓦妮、沙基尔和阿菲安都输给对手,屈居亚军。

此外,我国马来武术队昨天还由努祖海拉在女子个人艺术赛中夺得一枚金牌。该队在本届东运拿下二金四银六铜,没能达到赛前设定的五金目标。

本届马来武术赛设有20枚金牌,东道主独得10枚。新加坡马来武术总会总裁沙阿拉丁认为,这次比赛判罚存在严重问题。他说:“我很伤心,伤心的原因是因为这里的整个状况。我想不止我一个人不高兴,其他参赛队伍也非常不开心。我的目标是五金,但因为这里的情况,我们没能完成目标。我很生气,我为队员们感到伤心。

“我们备战得非常辛苦,为比赛做了一切准备,所以我泪流不止,我为运动员的付出感到难过。”

沙阿拉丁为每一名新加坡选手的表现都打了高分。他表示,未来将致力推动将高科技裁判辅助装置加入马来武术运动,例如采用类似跆拳道比赛中所使用的电子计分护套,希望能改善判罚不公的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