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体操性侵案听证会 受害者父亲难忍怒火 庭上试图扑打禽兽队医

美国体操队前队医纳萨尔在伊顿郡出席量刑听证会时,在法庭上差点被受害者父亲攻击。这位父亲事后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而法官也因为同情这一家人的遭遇,没有惩罚这位父亲。

(夏洛特综合电)三名女儿被美国体操队前队医纳萨尔性侵的父亲,前天在密歇根法庭量刑听证会上扑向纳萨尔,试图攻击他。

虽然警察在这位父亲马格雷夫斯接近纳萨尔时,把他压制在地,但在场人士仍为这一幕感到大吃一惊,包括马格雷夫斯的女儿。法官后来接受了马格雷夫斯情绪失控的解释,并表示不会惩罚他。

至少265名女运动员声称,她们在长达20年的时间内遭纳萨尔(54岁)性侵,其中多名受害者还是体操奥运冠军。

这场庭上风波在马格雷夫斯的其中两个女儿劳伦与麦迪逊完成受害者陈述的数分钟后发生。马格雷夫斯的另一个女儿已在一周前的另一场听证会做出陈述。

纳萨尔早前已在邻近的英厄姆郡承认以治疗为借口,性侵年轻女子,并被判坐牢多达175年。他料将在明天被判处额外的刑期。

20180204_spn_us_Large.jpg
美国体操队前队医纳萨尔在法庭上,差点被受害者的父亲攻击。(路透社)

马格雷夫斯在事故发生后数小时,连同家人与律师召开记者会。马格雷夫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并为失去理智感到懊悔。对于互联网上很多人称他是“英雄”,他说:“我不是英雄,我的女儿才是英雄,惨遭暴行的所有受害者与幸存者才是英雄。”

他解释,聆听受害者的陈述、看到纳萨尔摇头时,让他突然非常生气。

马格雷夫斯表示,他从未听过女儿遭纳萨尔性侵的细节,直至在法庭上。他坦言,一直以来与女儿的关系不是很融洽,现在他终于知道了主要原因,那个原因就是纳萨尔。

马格雷夫斯还说:“现在,我必须为当年无法保护我的女儿负起责任。”

事发时,与女儿和妻子站在一起的马格雷夫斯,问法官贾妮丝·坎宁安在判刑时,可否让他与纳萨尔在上锁的房间里共处五分钟。

法官回答说,那是不可能的事,而且还斥责马格雷夫斯在法庭上用不雅文字称呼纳萨尔。马格雷夫斯接着要求与纳萨尔单独相处一分钟,法官再次反对。

马格雷夫斯随即扑向坐在不远处的纳萨尔,纳萨尔的其中一名律师立即挡在当事人前面。

所有人都对这一幕感到震惊,不少人发出惊叫声,场面一片混乱。马格雷夫斯被警察压制在地,双手上铐,纳萨尔则被押往安全的地方。马格雷夫斯的头部被压制在地上时,不断要求:“一分钟!”他也向押送他离开法庭的警察哀求:“如果发生在你们身上呢?”

法官非常同情马格雷夫斯一家的遭遇,所以事后没有惩罚这位父亲。贾妮丝说:“我很同情你和你的家人,因为你们经历了这不幸的一切。”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美国体操性侵案听证会 受害者父亲庭上试图扑打禽兽队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