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场加时和逆转胜创历史 克罗地亚首闯世杯决赛

佩里希奇下半场扳平比分,曼季茹基奇加时赛攻入致胜球,克罗地亚连续第三次在经历落后与加时后,淘汰对手,历史性踢入世界杯决赛。

不畏惧江湖地位,面对名气比自己大的英格兰,克罗地亚人用毅力,在俄罗斯走出了一条血路。

克罗地亚在昨天凌晨(新加坡时间)用又一次的加时,再一次的逆转,历史性首次踢入世界杯决赛。

不只是一次,而是连续三次一开赛就陷入落后,掉入追赶的步伐。不论是平庸的丹麦,声势浩大的东道主俄罗斯,或是要把足球带回英国的“三狮军团”英格兰,都在克罗地亚人身上开了第一枪,然而经历多年内战的克罗地亚人早习惯了枪林弹雨,这第一枪不仅没有将他们击倒,反而变得更坚强。

克罗地亚人的身躯或许没有丹麦人与俄罗斯人高大,但是在点球的肉搏战中,在残酷的你一拳我一拳拼斗中,矮小的莫德里奇(Modric)带着不屈克罗地亚将敌人一一击倒。

昨晨面对足球的发源地,声称要把足球带回家的英格兰人,克罗地亚甚至不需要走到肉搏战,主帅达利奇(Dalic)在加时赛结束前就自信地将队长莫德里奇换下,他知道英格兰在这场半决赛的气数已尽,走不到点球。这名几乎120分钟从禁区到禁区来回奔跑的32岁老将,也带着轻松的微笑退场。

当佩里希奇(Perisic)在第68分钟的神来一腿抢在沃克(Walker)的头之前,把球挡入球网,抚平特里皮尔(Trippier)开赛后五分钟圆月弯刀的创伤后,莫斯科的夜晚就注定属于克罗地亚。

比分被追平后,英格兰的防线陷入集体迷思,如果不是佩里希奇射门打中门柱,如果不是曼季茹基奇(Mandzukic)的攻门被皮克福德(Pickford)英勇挡出,英格兰恐怕连30分钟的加时都没有。

然而门柱再硬,皮克福德再神勇,弥补不了后防线的全体魂不守舍。佩里希奇第109分钟的仰身后顶,曼季茹基奇鬼魅般跑在马奎尔(Maguire)与斯通斯(Stones)之间的空档时,英格兰人知道只能在星期六与比利时再续前缘,为那场谁都不想赢的小组赛,做一次真正的了断。

能走到比赛的倒数第二天,能踢足七场比赛,英格兰青年军已经超额完成任务。索思盖特(Southgate)在赛后拥抱安慰或站、或跪或蹲的英格兰球员时,这名少帅眼神难掩失落,却也显露些许骄傲。

英格兰不是没有机会,特里皮尔的进球后,凯恩(Kane)与林加德(Lingard)都有让比赛封棺的机会,只是两人都没能打上最后一钉,英格兰最后也为这些错过赔上了决赛的代价。

至今仍在射脚榜上领先的凯恩说:“1比0时我们创造了一些很好的机会,也许我们撤得太后,没有施加足够的压力。这是场差距很微小的比赛,有太多的如果与但是。”

舔伤的狮子没有回家,他们还有明天的名次赛荣誉战。足球也没有回家,至少未来四年仍将浪迹江湖。

浪漫的法国人与血性的克罗地亚人星期天则邂逅于莫斯科的卢日尼基球场。从血路走出来,从尸体堆中站起来的敌人是最可怕的对手。

克罗地亚人不会想与法国人“天长地久”痴缠120分钟,甚至数花片辨认爱与不爱。纠缠越久,对三场淘汰赛踢足360分钟,经历两次心惊胆跳点球战的克罗地亚越不利。

更多世界杯新闻,请浏览俄罗斯世界杯专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