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病危机让杨佳敏变得更强大

冠病危机从未动摇过“羽毛球一姐”杨佳敏打球的决心。(陈来福摄)
冠病危机从未动摇过“羽毛球一姐”杨佳敏打球的决心。(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冠病危机虽然重创体坛,但对本地“羽毛球一姐”杨佳敏而言,却是难得的反思契机,无论身心都让她变得更加强大。

自今年4月新加坡实施病毒阻断措施以来,我国“羽毛球一姐”杨佳敏得以静下心来,回归根本,重新调整身体。她也在这个过程中打开心防,解决了过去凡事都自责的负面心态。

2019年杨佳敏取得许多进展,去年8月世界羽毛球锦标赛打入八强,过程中还击败当时的世界头号女单山口茜,之后世界排名一度攀上第24位。在奥运周期取得如此成绩,晋级正赛在望,无奈疫情造成羽坛停摆,东京奥运也宣告延期至明年。

再过一周,10月13日,丹麦公开赛将在疫情中举行,宣告羽毛球赛事回归。新加坡羽毛球总会此前先为杨佳敏及骆建佑报名,一边观望局势,最后决定不派人参赛。原订强阵出击的日本队前天也集体退赛,头号男单桃田贤斗的复出日期又再拖延。

对杨佳敏而言,这是预料到的结果,若硬着头皮到丹麦参赛,首先父母会担心,她自己更无法安心打球。

疫情控制方面,杨佳敏对亚洲比较有信心,期待亚洲赛事恢复,不过目前世界羽总已把今年原订的亚洲赛事全部推迟至明年举行。杨佳敏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比赛能快速让人看到自己的问题何在,但之前的经验是,发现了问题,还来不及解决就必须马不停蹄再参赛。

每周与男队友过招

很多人都感慨:“这个2020年是怎么了!”但杨佳敏却说:“其实我蛮需要这个2020年的。”

阻断措施期间,卓越体育奖学金为杨佳敏提供哑铃与单车机,方便她在家中锻炼,教练团队也在线上为她安排不同的体能训练。平常打球较常使用挥拍的半边身体肌肉,杨佳敏趁此机会平衡身体机能,最近回归训练,感觉体能增强了。

杨佳敏也在家里的庭院架起一台迷你球网,爸妈哥哥充当陪练,她笑说:“他们全都进步了。”

当然,杨佳敏也进步了。如今回归国家队训练,她得以与四名男单选手——骆建佑、郑加恒、李伟宏和印度尼西亚国家队陪练员维加对练切磋。“他们的打法都不同,维加习惯多拍,伟宏擅长高球进攻,加恒比较技术性,建佑则较全面。有时候他们会让我五球或九球,每个星期都有挑战。我的体能、速度、稳定性,各方面都有了提升。”

阻断期间也让杨佳敏学会了沟通。除了每天与家人相处,作为基督徒,她也经常参与线上的教会活动,现在的她更愿意敞开心怀分享自己面对的困难。

半年来她不断追问自己为何从事体育事业?得到的答案是:“这不仅是体育,而是人生旅程,我珍惜体育带给我的各种机缘……从前打球,更多是以自己为中心,每次都会因为失败而内疚,变得消极。如今我能够更自由地打球了,不再被那些自我要求或担忧所捆绑。”

一昧追求成绩会形成盲点。从这点来看,或许疫情带来的危机反而是杨佳敏个人羽毛球生涯的转机。如果按照去年参赛的步伐,东京奥运照常举办,未必会是最好的结果。

最近刚闯入法国网球公开赛第四轮的夺冠大热西蒙娜·哈勒普就曾说过,大流行病危机让她更加成熟,甚至让她进入全新境界。现在的西蒙娜能更放松地面对比赛,这场危机帮助她消除向来对比赛的执念。

或许我们也可以期待,类似的心态变化能够帮助杨佳敏在羽坛更进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