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是老的辣》杨富益:从跑道奔向蓝天

字体大小:

在新加坡接力队10年,杨富益代表新加坡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获奖无数。至于田径生涯中最大遗憾,莫过于在父老乡亲面前未能拿到那面金牌。

我们有多久没有看到杨富益了?

自从2015年退役后,他好像就凭空消失,没有再公开露面,原来是专心开飞机去了。直到去年9月,杨富益才以新加坡田径总会竞选成员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1986年出生的杨富益,为新加坡在田径赛场上获奖无数。2009至2015年期间,杨富益连续四届东南亚运动会在男子4x100米接力赛上与队友摘银。2011年东运会,他夺得男子100米个人银牌。

他也是国家男子4x100米接力和室内60米的纪录保持者。

伤势加剧无奈退役

亮眼成绩单背后,是不为人知的心酸和无奈。

杨富益说:“在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年,我的阿基里斯腱受伤,几乎每天都要服用一颗止痛药才能继续训练。”

阿基里斯腱是人体最大的肌腱,由小腿肚的比目鱼肌和腓肠肌的肌腱组成,附于跟骨,阿基里斯腱发炎者往往因为运动前没有适当暖身,或是过度运动所引起。

对运动员来说,受伤可说是家常便饭。而比赛则是一碗青春饭,一旦遇到严重伤病,断送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职业生涯。随着伤势慢慢加剧��杨富益只能无奈选择退役,开始“另谋出路”。

成为飞行员其实是杨富益的一次偶然决定。

退役那年,杨富益同几名大学好友登上一名友人的小型飞机,体验了翱翔天际穿越云端的感觉。那次难忘体验改变了他未来的职业道路。

“那次飞行体验令我肾上腺素激增,那种感觉让我感觉到快乐和满足,也让我萌生了想要当一名飞行员的想法。”

飞行与奔跑有很多共同点

杨富益认为,飞行员和运动员之间有很多相同之处,学好基础功就是其中之一。

“运动员的基础就是每天的基本训练,飞行员的基础则是飞行知识。一开始,我们需要在六个月当中考好14个项目,而这六个月对我来说蛮艰难,因为从运动员转行去读书,是蛮困难的一件事情。”

“从最开始什么都不会,到理论学习、上机操作、单飞、考试,直到取得执照。”杨富益表示,学习飞行是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个环节都马虎不得。

对一名飞行员来说,第一次单飞意义重大。

新加坡接力东运屈居亚军

杨富益的第一次飞行并不顺利:“当时天气很糟糕,我又没有获得着陆证书,我被要求离开座位让给安全飞行员,这也是航空公司将安全置于培训之上的原因。”

在新加坡接力队10年虽有不少高光时刻,但他仍有遗憾。他说,田径生涯最大遗憾莫过于在父老乡亲面前未能拿到金牌。

“2015年的东南亚运动会在新加坡举办,当时我们田径队立志要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赢得一面金牌,但很可惜,我们还是与金牌失之交臂。”

2015年第28届新加坡东运会,在男子4X100接力赛决赛中,由江利龙、杨富益、李成伟和阿米尔组成的新加坡接力队,以39秒25获得银牌。金牌被泰国队收入囊中,成绩为38秒99。

目前,杨富益一边当飞行员,一边打理着新加坡田径总会的工作,同时还创业打造自己的袜子品牌Fricsox。

作为运动员他很重视袜子,为了要让运动员在训练中有更好的表现、穿得更舒服,他着手打造自己的袜子品牌。

杨富益说:“我希望能够让运动员练得更好,同时想要把这个新加坡品牌带给公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