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100

二十载——看日本从老龄化走向少子化

日本“少子化”难治,原因之一是缺乏温馨的育婴大环境。(符祝慧摄)
日本“少子化”难治,原因之一是缺乏温馨的育婴大环境。(符祝慧摄)

字体大小:

20年前,我曾站在日本银发族爱逛的巢鸭区做视频报道。那时,我拿着麦克风说:“日本每四人,就有一人的年龄在65岁以上。”如今,日本让人忧心的人口危机,指的不只是老龄化,也是少子化,“不生育的日本女人”,每四人就有一个。

日本发布的《少子化社会对策白皮书》显示,日本去年的新生婴孩人数从战后两次婴儿潮时期的250万人,降至目前的77万人,首次跌破80万大关,比当局的预测早了20年。

日本媒体也经常热议“女人生不生小孩”的问题,周刊杂志还经常引用国际机构的数据与他国做比较,以凸显日本的“少子化”问题病入膏肓。近期,包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内,都将少子化问题称为“国难”。

《东洋经济》就引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数据指出,日本50岁尚未生育的女性,即终生不育的女性比率高达27%,这数据要比芬兰(20.7%)、奥地利(20.06%)和西班牙(18.40%)都高,可说是发达国家中最高。

回溯二战期间的1941年,日本政府曾以征兵为前提出台“一家生五个”的人口政策,在鼓吹军国主义的氛围中强制生育。《朝日新闻》还曾以“为了日本民族长远的发展,一家平均五儿,大和民族向1亿人口进军”刊登头版新闻鼓励生育。当然,这是一种无视女权的愚策,战后的日本对此也有所反省。

针对人口锐减,日本各大报章列举不少原因,例如教育费飙升、全职工难找、生活不稳定等育龄夫妇面对的现实问题,希望对症下药找到解方。再来,有越来越多日本人担心养老金制度崩溃,对日本经济前景忧心忡忡,这也导致许多育龄夫妇在育儿问题上裹足不前。

“不让位”竟是帮凶

在我看来,日本少子化问题不仅是因为经济课题,也折射了日本社会对孕妇的不友善和偏见。为解决劳动力不足问题,日本当局大力鼓励日本妇女婚后持续就业,但我很少看到日本孕妇在办公楼或街上走动。

有日本孕妇向我解释这个现象时说:“挺着个大肚子,最怕是遇到社会的冷漠。即便我带着福利部给的‘请让位给我’手牌,人们也视若无睹,没人让位给我。为避免挤电车,我只好辞职,减少出门。”

担任推动生育的日本卫生兼劳动部的前女高官村木厚子则感慨地说:“日本女职员有了身孕,非但不会接到公司的祝福,有时还得向老板道歉,表示自己给公司添麻烦了。”

由此看来,相比起其他国家的女性,日本职业女性考虑生育问题时会有更多顾虑。除了自己想不想生的问题,还得想该不该生。不能排除,这也是日本女性在经济独立自主之后,对生儿育女提不起劲的一大原因。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