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文在寅上任百日 温柔月光难减导弹热力

不久前,文在寅同清洁工和警卫打招呼的照片在网上广传,赢得许多赞赏。不少网民表示,文在寅的亲民作风让人想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互联网)

国际特稿

8月1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就职满百日,配合这个日子进行的民调显示,这位亲民总统获得的支持率在70%以上。分析认为,文在寅执政百日来,最大成就在于有效填补了前任总统朴槿惠遭弹劾后留下的施政空白,并提出清除积弊和团结全民为执政与改革目标。分析也指出,文在寅还面临很多巨大的考验和挑战。虽然在内政上他明确了方向,但在面对朝鲜日益升级的挑衅却使不出力,而且显得章法紊乱,令国内舆论感到担忧。

近来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朝鲜政府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隔空大打舌战,互相威胁,一时间令人担心随时会“擦枪走火”。在这期间,朝鲜半岛上另一个当事人——韩国总统文在寅,只能在旁呼吁美国冷静、要朝鲜停止挑衅,并频频呼吁双方和平解决问题。

文在寅的对朝政策,是与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一脉相传的路线。金大中对朝鲜采取“阳光政策”,到了卢武铉时期是“和平繁荣政策”。曾经是卢武铉核心幕僚的文在寅,其对朝政策被称为“月光政策”(moonshine)。这是借用文在寅(Moon Jae-In)英文姓氏Moon的巧妙发挥,也与文在寅所继承的金大中“阳光政策”遥相呼应。

7月4日,朝鲜第一次宣布成功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当时在德国柏林访问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提出了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的所谓“柏林倡议”。

文在寅强调,缓解军事紧张和恢复互信是当务之急,他敦促朝鲜停止开发核武,重启对话。他说,只要条件成熟,他愿意随时随地会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把握住可改变半岛紧张局势和对立局面的机会。文在寅也强调,韩方不希望朝鲜政权垮台,不谋求统一。

除了文在寅放话,韩国政府还向朝鲜提议于7月21日和8月1日,在板门店分别举行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工作会谈。

然而,韩国总统和政府的对话提议,始终没有得到朝鲜的回应,等到的只是朝鲜更多的导弹发射挑衅。

7月28日晚,朝鲜宣布第二次成功试射了“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朝鲜还强调,此次发射是为确认导弹的最大射程,显示打击美国的意图。

朝连续试射导弹令文在寅政府非常尴尬

这是文在寅政府5月10日上台后,朝鲜第七次试射导弹。朝鲜连续试射导弹,还连连成功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这令对朝鲜态度温和的文在寅政府非常尴尬。

文在寅对朝政策的重点可概括为“柏林倡议”和“朝鲜半岛问题应由韩国自己主导解决”。

文在寅的“柏林倡议”无疑在金大中和卢武铉的对朝政策基础上跨进一大步,他的目标是从根本上使朝鲜半岛走出冷战,并构建永久和平机制。然而,这个理念放在半岛眼下的现实中,却显得苍白无力。

7月4日朝鲜第一次发射洲际弹道导弹后,文在寅无奈地表示:“现在只能由朝鲜决定。要重返谈判桌还是拒绝谈判,都由朝鲜决定。”

对于文在寅主张的对朝鲜“施压和对话并行”,朝鲜反讥“这是睁眼说梦话,自欺欺人”,明确表露出根本没有意愿回应韩国政府的对话提议。

学者:韩对朝已无单边制裁可言

朝鲜第二次发射洲际导弹后,文在寅紧急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他表示,应该严厉应对朝鲜射弹,凝聚智慧确保“柏林倡议”具有实效。这一回他指出,如有必要,可考虑制定对朝鲜实施单边制裁。   这引起广泛质疑——韩国还能对朝鲜采取什么制裁措施?

专家学者一致认为,经过李明博和朴槿惠两任保守政府执政九年之后,韩朝之间的交流几乎全中断。事实上,对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威胁,韩国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今后已经没什么可采用的行动选项了,顶多只能采取象征性措施而已。

朝鲜研究所教授梁茂进指出:“坦白说,韩国政府对朝鲜已经没什么单边制裁可言了。顶多是扩大对朝鲜机关及个人的制裁对象名单、加强海运管制而已,但即使采取这些措施,也不会取得什么成效。换句话说,文在寅所说的必要时可考虑制定对朝单边制裁,只不过是表达他对朝鲜核威胁的应对意志而已。”

韩国反对党认为,文在寅政府强调要对朝鲜采取制裁和施压措施,另一方面却又向朝鲜提议进行对话,态度前后矛盾,发出紊乱信息。

倾向保守的最大反对党自由韩国党的国会代表郑宇泽说:“朝鲜第二次发射洲际导弹后,政府制定对朝鲜单边制裁了吗?政府为什么那么在乎韩朝双边对话?”

韩媒体:总统对朝政策立场不明

韩国媒体也纷纷发文指总统的对朝政策立场不明。

《朝鲜日报》近日以“文在寅总统对朝核问题的立场难以理解”为题发表的文章指出,文在寅对朝立场矛盾。文章称,文在寅明明说“现在不是和朝鲜进行对话的时候”,但又说“韩朝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会谈”是例外。与此同时,他又说要对朝鲜施压。文在寅的意图究竟是什么令人纳闷。

《国民日报》发表社论称,文在寅政府的对朝认识似乎被锁在“柏林倡议”的框框里。该社论认为,在目前的局势下谈论韩朝对话是空谈。朝鲜已经扬言要炮轰关岛,而美国和中国却把韩国撂在一边,试图以“大交易”来解决朝核问题。朝鲜也完全不理会韩国,文在寅根本得不到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的机会。因此,按目前情况看,“柏林倡议”很难实现,韩国恐怕没机会主导朝核问题。该社论说,文在寅政府需要做的是在朝核政策上采取更加灵活的态度。

部署萨德导弹系统
仍是烫手山芋

朝鲜第二次成功发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后,文在寅下达指令,要立即与美国协商有关韩美之间战略遏制力的强化方案,其中包括加速部署剩余的四辆萨德导弹发射车。但在一周前,他才要求推迟萨德导弹系统的部署工作,直到完成广泛环境评估。

文在寅不仅提出全面部署萨德导弹系统,韩国国防部长7月31日还表示,韩军必须将现在拥有的爱国者导弹系统升级。

在韩国境内部署萨德系统一直受到中国的强烈反对。对于韩国要求加速部署萨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本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议期间做出谴责。他说,韩方仓促宣布同美方协商部署剩余的萨德导弹发射车,给中韩双边关系的改善势头泼了冷水。

其实,文在寅从竞选总统至今一直对部署萨德系统持模棱两可的态度。担任总统后,他以“萨德部署地的环境影响评估未完成”为由,试图推迟萨德的部署日期。

韩国《国民日报》指出,文在寅为了争取时间说服中国和美国,刻意把部署萨德日程推迟了大约一年。他原本打算先争取时间解决围绕着萨德产生的外交矛盾,这样真正部署萨德系统时就不会有问题。可是,他万万想不到朝鲜在他上台后,反而更频密地试射导弹,还连续成功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显示其导弹技术取得长足发展,这使他的政府在萨德问题上陷入左右为难的窘境。

舆论认为,虽然文在寅考虑到中韩关系而一再强调“部署属于暂时性质”,但这有可能作茧自缚。在已经部署了两辆萨德导弹发射车的情况下,要撤除是很难的事,何况文在寅已下令要加速部署另四辆,未来是否能撤除更是未知数。

采模糊外交战略 中美两边不讨好

《韩民族日报》报道称,文在寅政府的这个决定与它此前批判的朴槿惠政府毫无两样。有关报道认为,今后韩国政府可能以“暂时部署”为由,对萨德问题继续在外交上走钢线。可是,这种模糊态度搞不好会两面不讨好,最终同时失去中美两国对韩国的信任。因此有专家促请韩国政府正视部署萨德系统的现实,及早采取应对措施。

分析指出,韩国采取的“联美和中”之计,就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但同时与中国和睦相处,避免中国把韩国视为潜在敌人。不过,若为了“联美和中”,坚持模糊外交战略,放在朝核危机的现实中看,这个战略能否站得住脚令人担忧。

文在寅上月11日主持国务会议时透露:“我们要认识到,解决朝核问题是当务之急,但我们却无力解决这个问题,也无力促成有关各方对此达成协议。”

朝核问题的其中一个核心死结,无疑就是朝美关系。韩国当然也看到问题所在,但却对如何解决问题束手无策,这是韩国深感无力、被动的一根软肋。文在寅主张的“朝鲜半岛问题应由韩国自己主导解决”,到头来或许只是,韩国长久以来的一厢情愿。

亲民固然好

危机待解决

舆论认为,文在寅上任后兑现了成为“亲民总统”的承诺,释放出“脱权威”“敢破格”的信号,是他民意支持率高企的主因。

文在寅虽然贵为总统,但很注重“亲力亲为”,即使在一些小节上,比如他一直都亲自倒咖啡、与首席秘书共进午餐时谢绝手下为他脱下外套。又如在开会时,他吩咐官员“不要只顾抄笔记,要自由发言”等,贯彻他强调的要多沟通。

前不久,文在寅同清洁工和警卫打招呼的照片在网上广传,网上一片赞赏声。不少网民表示,文在寅的亲民作风让人想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

一名白领员工告诉记者,几年前看到奥巴马和清洁工打招呼的照片时,很欣赏美国总统的亲民作风,没想到如今在韩国也看到这一幕。她说:“我希望这种风气能持续下去,而不是一时作秀。”

不过韩国舆论认为,文在寅亲民固然好,但政府执政百日后开始面临真正的考验,急需处理的国内外事务堆积如山,尤其是朝鲜半岛危机。

淑明女子大学教授梁承灿说:“文在寅上任后,让民众看到他要努力改变韩国总统过去的威权形象,这点确实值得肯定。过去我们看不到总统和民众沟通,文在寅政府上台后确实能听到总统的声音。不过,在朝核以及萨德导弹部署问题上,还是看不到文在寅的明确路线。”

梨花女子大学朴仁辉教授认为,朝鲜核研发已进入最后阶段,可是韩国向朝鲜提议举行对话,朝鲜却完全不理会。

“在这种情况下,文在寅政府仍执意要与朝鲜对话,民众对此感到难以理解。至于萨德导弹部署问题,文在寅政府的立场也模糊不清,总觉得文在寅需要给大家一个明确说法,让韩国民众安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文在寅 朝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