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2050年百岁老人或突破百万 日本备战人生百年

日本人是当今世上最长寿的民族,目前女性平均寿命87岁、男性80岁,年过百岁的人瑞也越来越多,“长命百岁”在日本已不稀奇。据1963年统计,日本有人瑞153位,2017年增至6万8000位,其中女性占88%。有人甚至预测,30年后日本的百岁老人会突破百万大关。日本当局早已开始制定计划因应人口老龄化,如今这项工作必须进一步扩大,为人口“长命百岁”做更长远规划,鼓励人们终身学习,为可能不断延长的生命添值。

若宫正子女士以前是银行职员,60岁退休后才开始学习电脑程序设计。20年后,她在80岁那年推出一款专为年长者设计的游戏软件,成为日本IT界最高龄的从业员,她的故事也成了国际佳话。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八个月前成立了名为“人生百年时代构想促进室”的部门,积极探讨如何为日本的超高龄时代做好准备。从去年9月开始,当局定期召开“人生百年构想”会议,受邀出席的智囊团成员包括82岁的“电脑通”若宫正子。

bp070817_jap1_Large.jpg
82岁的“电脑通”若宫正子退休后才开始学习电脑程序设计,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互联网) 

安倍政府希望以若宫为典范来推动“人生百年构想”,倡导长命百岁最重要的是“活到老,学到老”,老人不能停止思考和行动,而要与时俱进。

英国伦敦商学院女教授格拉顿的著作《Life Shift》,对日本百岁老人社会做了深刻研究。这本书出了日文版后在日本爆红,书中观点成为日本政府引用为未来施政的重要参考。该书中预测,到了2050年,日本的100岁老人会突破百万大关,2007年以后出生的日本人平均可活到107岁。

20180506_news_japanaging_Large.jpg
安倍政府去年9月设立“人生百年计划构想促进室”,从教育和就业领域为迎接日本百岁人生大时代做好准备(互联网)

学者:应对社会老龄化 须从三方面着手改革

格拉顿教授认为,日本政府应从三方面进行改革,为长寿社会做好准备。

首先,当局必须改革教育,重点是鼓励人民不断进修,让各年龄层的人都可入学,这为漫长人生提供转换事业跑道的可能;二、要让寿命更长的长者有就职机会,就必须对雇佣和工作方式进行改革;三、靠养老金养老并不保险,应提醒人们重视人际关系和创意这类“无形资产”,让百年人生更精彩。

“人生百年”这个课题在日本民间越来越受瞩目,一些传统观念也开始悄然变化。例如,一直以来,日本人大多数会死心塌地为一家公司工作,现在人们开始思考并重新规划可能延续很久的人生。

目前在一家制造业公司当文员的酒井美惠(30岁)已开始思考如何为百年人生做准备。她告诉记者:“一个人若能活到100岁,意味着退休后的日子还有至少二三十年,必须设法延长事业跑道,才能应对空虚的老年岁月。政府虽把退休年龄提高至70岁,但以我目前的工作,难以想象可以一直做到七老八十。我现在重返校园,在大学的夜校修读商业管理硕士课程,我相信充实自己和扩大社交圈子,有利于未来转行。”

她补充说:“我也希望给孩子们做个榜样,想必到了他们长大的那个年代,人生不仅仅只围绕上学、就业和退休这三件事,一项技能并不足以应付100年。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必须要有不同的进修、不同的事业,才能把100年的人生填满。”

酒井每天下班后就赶去大学上课,她希望三年内修完经营管理硕士课程,然后攀登更高的事业高峰,日后还可以当商业顾问。

为了人生目标,她付出的代价不小。首先,学费是350万日元(约4万2000新元),等于一年的工资;再者,晚上无法照顾孩子,必须花钱雇用保姆。

酒井说:“我不心疼这些付出,因为这都是给未来做投资。”

像酒井这样积极开创副业的人越来越多,目的就是为了拥有一个更充实的百年人生做准备。

律师前川骏白天上法庭,夜晚去酒吧里学调酒。他说:“这是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很不一样”。

原本在大学教书的工藤诚退休后加入一个银发劳动社团,为社区的老宅修剪花草,现在年纪大了,身体反而比以前更强壮。工藤说:“教书时从没想过退休后会当园丁,在大太阳底下干活。人生还很长,我下半辈子要去体验不同的职业,这才不虚度光阴。”

精神科女医师高桥幸枝是受人敬仰的百岁医生,从医半个多世纪,至今还活跃于医学界前线。她每周出诊一次,著书同大家分享自己的保健经验与秘诀。“长寿的要诀是要忘龄,摔倒了,折断了骨头也要努力做复健。我的住房三层楼,但从不使用电梯,每天上下楼梯五六次。”

file6zxn7ksbazc6u1q9nzl_Large.jpg
百岁女医高桥幸枝悬壶济世半个多世纪,她本人就是健康长寿的模范。(受访者提供)

东京巢鸭的老人街是活跃银发族汇集的地方,那里有一家开了半个多世纪的点心老店“巢鸭园”,服务员个个都在75岁以上。其中三姐妹告诉记者,她们从18岁就在这家店帮忙,现在都已80多岁。她们几十年如一日,天天乘搭一小时地铁来上班,风雨不改。

日本大专学府也配合“人生百年”而设计各种课程,目的是要激励人们对更多事物产生兴趣。著名的早稻田大学还开设了一个名为“Waseda Neon”的创业社交平台,让上班族和退休的公司老干部们进行跨世代交流,希望不同年代的人彼此撞击,激发出一些共同创业的火花。

为了鼓励银发族多参与商业活动,与政府有联系的金融机构还特别为55岁以上的创业者提供低利率融资优待。

抗老冻龄 大有市场

“人生百年”这句话近来成了常见广告词。从美容、金融到房地产都围绕着这个概念开发、推销针对银发族的产品。

活到老,美到老。日本化妆品业界就认定银发族市场的增长潜力无限,因此竞相推出各种价位的抗衰老护肤品。神户大学就在努力拓展这方面的研究。

该大学设立了一项“反老龄百岁计划”,目标是降低抗衰老护肤品的成本,以便抢攻日本的高龄女性市场。目前,神户大学的美容外科诊疗所的女客户有31%属60岁以上,70岁以上的则占14%。

该诊所主任医师一瀬晃洋对其顾客群做了一番调查,他指出:“日本高龄女性对美容有更高的需求,因为她们更无法接受心理年龄与容貌年龄之间的落差。”

人们寿命延长了,资产处理和住房计划也必须从长计议。

日本保险公司推出的产品现在也趋向于重视“生”多过于“死”。房地产也一样,以往是人生七十古来稀,所以日本建筑商打造的公寓都以60年为保期。如今,房地产业也开始研究如何相应延长房子的寿命。

例如,伊藤忠公司设立了“百年公寓研究会”,呼吁建筑商就寿命延长的现实调整建筑理念,更重视房屋的耐久性,而重点之一是必须有计划地对房子进行定期维修。

活跃乐龄 代价不菲

长寿,如果没能伴以良好的生活素质,或许并非可喜之事。日本银发族乃至百岁人瑞越来越多,他们的生活素质自然成了社会关注点。

生命保险文化中心一份报告指出,在日本,一对夫妇退休后每个月起码要有22万日元(约合2667新元),才能过上较为体面的退休生活。若要日子更充裕,每个月至少须有34万日元(约合4122新元)。换言之,退休后若要维持30年的生活,必须存够1亿2000万日元(约合145万新元)才行。

日本总人口为1亿2000万,目前呈逐年递减趋势,劳力市场缺口日益扩大。安倍政府去年推出了“1亿人口活跃时代”方针,鼓励企业回聘退休员工,并鼓励已婚妇女重返社会,一来为补充劳力市场短缺,二来也为扩大劳动队伍以支撑日本的长寿社会。老龄人口比率持续上升,医疗成本持续膨胀,如何填补医疗保健这个无底洞,也成了日本当局永远的头痛。今年,政府再提增加高龄医疗保险费,银发族群的生计愈发成问题。

根据为底层民众发声的机构“日本养老金福利组合”的调查,日本全国有5044名年长者因养老金不足而生活困窘,必须发起诉讼争取更多老人辅助金。

今年78岁的独居老太太伊藤千枝受访时说:“我每个月只有8万日元的养老金,交了房租就所剩无几。现在,老人医疗费也在上涨,我度日如年,觉得越活越苦。”

日本《AERA》杂志日前发布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大多数日本人对于活到100岁感到颇有负担,这么认为的受访者占了67%。这反映出人们对于生命延长有所不安。

接受该杂志访问的人当中,一名30岁的妇女说:“如果能一直保持健康那还好,但只怕是活得越长,会眼睁睁看着周围的亲友都一个个走了。”

一名57岁的自雇人士说:“活得越长,恐怕要给社会大众带来越多麻烦,护理就是一个大问题。”

一名63岁的男性上班族说:“以我这样的薪水,又没有很多积蓄,不知以后是否能负担得起养老院的生活?”

一名83岁的老人说:“我担心的是通货膨胀,怕手上的养老金不足以应付越来越高的生活水准。”

敬老银盘过时黄花?

file6zxn7ks0t411myu0zgej_Large.jpg
日本政府敬老节赠送给百岁人瑞的祝寿银盘,在经费羞涩的情况下,这份礼物也引起争议。(互联网)

日本“敬老银盘”的故事或许说明了日本社会因老化而出现的矛盾。日本社会讲求敬老尊贤,每年的敬老日来临时,各县长官都会登门慰问区内百岁老人。首相府也有一个传统,即给每位百岁老人赠送一个刻了个大“寿”字的纯银盘。

这是日本1964年举行奥运的前一年所订下的规矩。那时候,日本的百岁老人有153位,国家经济也在腾飞,因此大家都认为,给老人送纯银盘是美事一桩,可是渐渐地情况变了。

据日本媒体,每个纯银盘价值约7600日元(92新元)。2015年,2万个百岁老人收到了银盘,如今人数已经增加两倍,达6万多人,当局在财政紧缩下已无力继续赠送如此贵重的礼物了,于是把银盘的材质从纯银改为镀银,盘面也缩小,成本节省了约一半。

然而,政府好不容易才拿得出手的礼物却未必能讨好人民。

日本福祉集团“送暖活动”的负责人堀田力(81岁)批评说:“送这样贵重的纪念品对于一个百岁老人来说是毫无益处的,他们不会因此而开心。现在百岁老人到处都是,倒不如将资金拿去奖励对老人社会有贡献的团体,或许还会激励人们对老人的关心,意义更特别。”

其实当局为张罗这一赠礼伤透了脑筋,除了必须找钱,还得大费周章赶在敬老日之前备好礼品,包括在盘上铸刻首相的名字和馈赠年度。然而,每年这个期间都会有受惠名单上的老人逝去,已经做好的银盘只能作废。因此,这个好意如今落得被舆论广批为浪费税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