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总统与“狗” ——美国政治文化失去尊严

插图/蔡新友

美国白宫百多年来住了首位不养宠物的总统,但从特别爱呛人的特朗普口中,却不时会传出跟“狗”有关的辱骂、羞辱言辞,也让美国政治新闻变成一场真人秀连续剧。

美国人爱狗,当狗为忠仆良伴,但“狗”在特朗普总统的词汇里却是辱骂、羞辱敌人的常用词。

特朗普对“狗”这个单词有种偏执,用起来非常任性。正因为特朗普虐狗式骂人,美国媒体得出结论:总统不喜欢狗。

在他眼中,狗是失败者、狗不讨人欢心、狗不值得信任。

谎言一传开 就容易被当真理  

特朗普是百多年来第一个不养宠物的白宫主人,上任一年半,白宫看不到狗踪,也听不到狗吠,有的是生肖属狗的特朗普成日对着假想敌乱吠。于是乎,白宫上下:“一犬吠形,万犬吠声;一人传虚,百人传实。”总统许多没有根据的事儿和谎言,众多跟班以讹传讹跟着起哄,就被当作事实和真理了。

总统把敌人骂得狗血淋头,为媒体制造了不少话题和笑料。上网一查,“像只狗”(like a dog)是他最爱用的骂人话。

他翻脸无情,炒掉当选功臣、前国师班农时幸灾乐祸地发推文说:邋遢鬼班农被解雇时哭了起来,苦苦哀求保住工作,但还是:“像狗一样被甩了”(fired like a dog)。此外,他也形容NBC台评论员葛哥里像狗一样被解雇、福克斯新闻台的贝克、ABC台的马赫等人像狗一样被炒和丢了工作。

美国媒体熟知的另一经典是:“像狗一样被呛住了”(choked like a dog),他以此讥讽原代总检察长叶慈和原国家情报局长克拉帕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供证会上被问倒,和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竞选辩论会上结结巴巴。

但熟知狗性的人都说狗吃东西虽然狼吞虎咽,却很少被食物呛到,可见特朗普乱用比喻,狗头不对人嘴。

另一个为人诟病的比喻“像狗一样冒汗”(sweating like a dog),凸显了总统的无知。特朗普说他见过对手鲁比奥参议员在选战中“汗下如狗”。众所周知,狗热的时候不会像人一样流汗,而是伸着舌头气喘吁吁,所以,正确用法应是“像狗一样气喘”(panting like a dog)或“像猪一样冒汗”(sweating like a pig)。

特朗普原创的其他虐狗式胡乱配搭还有:cheat on him like a dog, beg for money like a dog, throw him off television like a dog。说的人不脸红,听的人不是莫名其蠢便是尴尬得要死。

最近,特朗普的骂人词汇又添一笔,他直称前白宫助理奥玛罗萨·纽曼是条狗,引发了一场连他都始料未及的口水战。

纽曼早在2004年电视真人秀《明星学徒》中崭露头角,并将节目主持人特朗普视为导师,跟随左右。特朗普参选总统时,本身是黑人的纽曼被委为非洲裔事务主任,特朗普当选后,纽曼被提拔为白宫通信主任,年薪近18万美元,是当时职薪最高的白宫雇员之一,与幕僚长和国师爷等量齐观。但不到一年,她就被新任幕僚长凯利辞退。

“狗”无遮拦 被批降低国格

本月中,纽曼为新书《精神错乱:一位内幕人士对特朗普白宫的记述》造势,频频亮相,大爆特朗普内幕,包括指他精神错乱和歧视少数民族。特朗普暴跳如雷,短短24小时内,连发七条推特回击,辱骂纽曼是下等人,是“狗”,还称赞凯利解雇“那条狗”真是干得漂亮。

特朗普对纽曼的人身攻击迅速引爆舆论,14日一整天,白宫都在忙于灭火。

当年为争收视率而在真人秀上演的骂人闹剧这会儿成了政治新闻,甚至占据白宫记者会大半时间,说得贴切一点,是美国政治新闻变成一场真人秀的连续剧。

特朗普对种族问题的态度再次成为焦点,舆论纷纷批评总统骂人是狗有失尊严,显示自身素质低下和缺乏教养,给美国人民树立了坏榜样。

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说:“堂堂美国总统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毫无借口,共和党人不应该认为这没什么关系。”

民主党众议员威尔逊说:“他肆无忌惮,竟如此降低这个国家的国格。”

特朗普作为国家元首,是美国形象和尊严的象征。

但他已失去大国领袖的风范,也丧失了世界霸主的信誉。

纵观特朗普的言行,作为国家领袖,他始终缺乏起码顾及他人基本尊严的胸襟,作为世界领袖,他唯我独尊,反复无常,完全随自己意愿办事,将自己的理所当然凌驾在国际法之上,四面树敌,搞得世界充满火药味。

这样的人来当美国总统,确实有碍观瞻。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国誉日走下坡已是不争的事实。有趣的是,美国政坛左右两派都把这怪咎于政治文化的腐化,而且是在特朗普当选之初就有此论断。

《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去年发表保守派学者卡森·霍洛韦的文章《为什么美国的文化在摧毁总统》(Why America's Culture is Destroying the Presidency)称,不少批评特朗普的人抱怨他的言论有损总统尊严,背离了大部分美国总统所秉承的克制和礼仪,但公平而言,特朗普的很多敌人对其进行猛烈的攻击也破坏了总统应有的尊严。

“总统的尊严不仅要求总统本人的举止更为得体,而且还要求政治文化更具尊严。这样的政治文化要求所有人——公民、评论者和政治家——在相互争论时养成自我克制和相互尊重的高贵美德。”

长期无视法治 让“斯坦主义”抬头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去年在《美国正在变成“特朗普斯坦”国》(America Becomes A Stan!)文中则指出,“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充满大规模腐败、法治遭到蔑视的时代,一切都肆无忌惮。

“在一个长期以来都骄傲地充当世界各地民主国家榜样的国家里,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从直接的意义上说,特朗普当选是由于联邦调查局对选举的公然干预、俄罗斯的暗中破坏以及新闻媒体的懒惰,它们乐于发布虚假的丑闻,而将真实的丑闻放在不重要的位置上。

“但是这场溃败不是从天而降的。我们已经在这条通往‘斯坦主义’的道路上走了很久:一个日益激进的共和党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获得和拥有权力,几十年来,它一直在破坏我们的政治文化。”

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博客网站《赫芬顿邮报》在《总统尊严沦亡的悲剧》(The Tragic Death of Presidential Dignity)文中感叹特朗普推特治国和粉丝们对他死忠追随到底。

《纽约时报》一则社评就指出,共和党在奥巴马时代对总统尊严吹毛求疵,连奥巴马和部下打篮球和卷起袖子吃快餐这等小事也要管,但对特朗普的种种恶行恶相却视若无睹。

政治尊严渐失 媒体也走低俗套路

的确,2009年,奥巴马上台伊始首个海外之旅,在伦敦G20 峰会上,他与沙特国王阿卜杜拉见面时一个弯腰行礼的谦恭姿态,在国外特别是欧洲和穆斯林世界获得普遍好评,却遭美国右翼保守派及其主导的媒体质疑。他们指责奥巴马向阿卜杜拉鞠躬是向穆斯林国王卑躬屈膝,贬低了美国的力量和尊严。

同样地,2016年奥巴马任期结束前,精心选择到广岛参加原爆纪念仪式,为寻求无核化奔走,也被保守派妖魔化为绥靖之旅,一手抹去日本战争责任和认敌为友,有损国格。

再举一个美国政治文化失去尊严的例子:

特朗普在选战中的疯狂演出,让他当选2016年年底《时代》周刊年度风云人物,但这一期的杂志封面让他看了冒火,图像里的他西装笔挺,却褪下长裤,对着一个地球仪做出自慰的动作。

对特朗普而言这是莫大的侮辱。特朗普和媒体关系撕裂自此无可挽回。

明眼人应该猜到,这张“淫照”是抄袭谐剧泰斗卓别林的《大独裁者》。

1940年的这部电影,淋漓尽致地嘲讽了独裁者对权力的迷恋,尤其是他玩弄地球仪的经典桥段,含义深远,让人回味无穷。只见独裁者得意洋洋,把地球玩弄于股掌之上,像玩弄气球似地忽而抛高,忽而脚踢,忽而头顶,突然地球仪轰然爆炸,炸醒了独裁者的美梦。

卓别林拍《大独裁者》时冒了很大风险。美国当时笼罩着孤立主义气氛,好莱坞不敢拍公开反对纳粹的电影,罗斯福总统也担心会损坏美德关系,但卓别林认为,当希特勒在欧洲煽风点火的时候,他必须受到嘲笑和谴责。

然而,整部片尤其是玩弄地球仪那一幕,卓别林拿捏恰到好处,把一个操控民众的魔王还原成愚蠢可笑的小丑,却乐而不淫,发人深思。而《时代》周刊封面狗尾续貂,低俗到令人作呕,有损主流媒体的尊严和公正。这也是我后来少读《时代》周刊的缘故。

要改变美国政治文化谈何容易。第一步当然要从总统做起,他必须多几分谦和,少几分暴虐。知过能改,媒体也许会手下留情。

胆大无谋 捣鬼有术成不了大事   

特朗普对外孙女学中文、熟背《三字经》感到很骄傲,还在习近平面前放映过她诵经的视频。

但三字经千多字太长,特朗普肯定学不来,还是听从毛泽东的推荐,牢记《资治通鉴》主题思想16字即可。

毛泽东说过,中国有两部大书,一曰《史记》、一曰《资治通鉴》,而司马光编的资治通鉴尤其具有“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之意。其中“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是当政者必读。

礼义廉耻,正是特朗普最欠缺的美德。

毛泽东还说过:“有人说,搞政治,离不开历史知识,还有人说,离不开权术,离不开阴谋,甚至有人说,搞政治就是捣鬼。我想送给这些人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特朗普读书少,对历史认知不深,前人犯过的错误,他重蹈覆辙。他治国缺少高瞻远瞩的深层次谋略,只会耍些雕虫小技或搞破坏,就像鲁迅所说的捣鬼有术,但成不了大事。

通俄案调查已近尾声,有分析称,特朗普的总统身份或能让他逃过法律制裁,比较可行的方法是对总统提出弹劾。但除非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回两院控制权,否则这也不太可能。

特朗普再不好好反省,将永远受制于道德高点。

1977年圣诞节,卓别林因脑中风病逝于瑞士家中,享年88岁,死讯传来,美国著名谐星卜合(Bob Hope,也译鲍勃霍普)说出了世人的心声:“我们何其有幸,生活在卓别林的时代。”(“We were fortunate to have lived in his time.”)

对于特朗普,我们只能说:“我们何其不幸,生活在特朗普的时代。”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