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最高法院判决 日本三菱重工须赔偿韩劳工

韩国最高法院表示,即使韩日在1965年签署了《韩日请求权协定》,被征劳工的索赔请求权仍然有效,认定企业应负起赔偿责任。

韩国最高法院昨日(11月29日)就两起二战时期日本强征韩国劳工的索赔案作出判决,支持韩国法院此前要求日本企业三菱重工赔偿韩国劳工的裁定。上个月,韩国最高法院曾判决日本新日铁住金对战时韩国劳工进行赔偿。舆论认为,这两起案件的判决无疑让韩日之间本就紧张的关系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韩国最高法院昨日表示,即使韩日在1965年签署了《韩日请求权协定》,被征劳工的索赔请求权仍然有效,认定企业应负起赔偿责任。

在一起案件中,原告方提出1944年在三菱设于名古屋的飞机工厂工作,但没有获得劳务报酬。原告说,当时受到学校校长欺骗,加入女性务工组织“勤劳挺身队”,原以为可以获得高额报酬。原告中包括四名女性受害者和一名受害者的家属。

原告于1999年向日本提起诉讼但未获支持,于是她们向日本政府提出了支付厚生年金补偿的申请,日方2009年通过代理人账户给她们每人汇了99日元(1.2新元)。随后,诉方于2012年向韩国法院递交诉状,先后在两个级别的法院胜诉。大法院昨日维持之前的裁定,判处三菱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到1亿5000万韩元(12万2385至18万3578新元)。

在另一起案件中,5名受害者提出1944年他们在三菱设于广岛的军火和造船厂被迫无偿工作。 最高法院昨日判决,三菱向每名原告赔偿8000万韩元(9万7908新元)。

当天宣判距离最初提起诉讼,已经时隔18年零6个月。被强征广岛的5名原告已去世。

劳工遗属朴载勋说:“如果父亲在世时,听到此结果多好!他们都走了,孩子在听结果,感到非常难过。”

被强征“勤劳挺身队”的原告中,昨日仅有90岁的金圣珠奶奶到法庭。她昨日得知宣判结果后流着眼泪说:“这一辈子,我饮恨活着。感谢各位的帮忙,要不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三菱问罪。日本须要向强制征用的韩国劳工真诚谢罪和赔偿。”

该判决结果出炉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随即发表谈话,称该判决结果违反韩日1965年签署的《韩日请求权协定》,令人遗憾,日方绝对不会接受。

日本外务事务次官秋叶刚男也随即在外务省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勳,就韩国劳工案判决提出抗议。不过,法律界认为,若三菱向被害者支付赔偿,需要经过日本法院的同意。但日本法院肯定不会同意执行,加上三菱在韩国也没设法人企业,韩国法院也没法冻结其财产,因此被害者获得赔偿的路还很遥远。

这已经是韩国最高法院在近两个月内,针对日本企业做出的第二起类似裁决。韩国最高法院10月30日曾判决日本新日铁住金赔偿其强征的4名韩国劳工赔偿每人1亿韩元(12万2385新元)。

日本二战时期强征韩国劳工索赔权一直是韩日关系中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之一。日本政府主张,根据日韩两国1965年恢复邦交时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韩国劳工的请求权问题已得到“最终彻底”解决,韩国民众不能再向日方索赔。不过,韩国大法院在两次判决中均认定,韩日1965年签署的协定并不妨碍个人索赔请求权。

(记者是《联合早报》首尔通讯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