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7月恢复商业捕鯨

(东京综合电)日本政府昨天宣布退出管理鲸类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并将在明年7月恢复自1988年起停顿的商业捕鯨作业。这是自第二世界大战以來,日本罕有退出国际组织的决定。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首先对日本的决定表示遗憾,认为日本重启商业捕鯨活动“过时且没必要”。共同社的分析报道指出,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mission,简称IWC)或有损多年来积累的国际信任,也可能对其他贸易谈判造成负面影响。

日本内阁秘书长官菅义伟26日召开记者会强调:“商业捕鯨作业将只限制在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进行,并将停止在南极海域或南半球捕鯨。”他补充,商业捕鯨作业将会遵守国际法并采用根据IWC计算方式定下的捕杀数量限制,避免影响鲸类资源。

根据IWC的公约规定,日本若在下月1日前通知退出委员会,生效日期是明年6月30日,之后即可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之前已经多次表示有意退出IWC这个国际组织框架。在今年9月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本提出解除对部分鲸种的商业捕捞禁令,但提案遭否决。日本政府官员当时就暗示可能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日本政府是在25日的内阁会议上批准退出IWC,当中来自传统捕鲸地区的执政自民党议员,多年来都要求恢复商业捕鲸。

日本人食用鲸鱼已经有几百年历史,日本当局也称捕鲸是该国传统之一,但最近几十年,该国人民食用的鲸鱼肉量已大幅减少,很多人甚至没吃过鲸鱼肉。

继冰岛挪威后不顾禁令

这次宣布退出IWC,日本成为继冰岛和挪威之后,第三个公然挑战IWC禁止商业捕鲸的国家,也招致澳洲、新西兰和环保组织的批评。

新西兰外长彼得斯对日本将在专属经济区重启商业捕鲸表示失望,“捕鲸是过时且没有必要的作业,我们希望日本重新考虑此决定,停止捕鲸作业以保护海洋生态系统”。

澳洲环境部长普莱斯也呼吁日本政府重返IWC,并强调“澳洲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商业或所谓作为科研的捕鲸活动”。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批评说:“这项宣布与国际社会背道而驰,更别说是保护未来的海洋和这些庞大的海洋生物。作为二十国集团峰会的2019年轮值主席国,日本政府必须向IWC重新做出承诺,同时优先制定新的海洋保育措施。”

国际捕鲸委员会在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日本在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之后以科研名义持续在南极海域和西北太平洋捕鲸。

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2014年3月裁定日本在南极的定期捕鲸活动并非出于“科研目的”,应当停止。日本在2014年底暂停捕鲸活动,但又在2015年末修改科研捕鲸计划并重启活动,每年在南极海域捕捉最多333头鲸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鲸鱼 日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