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变化

联合国报告:过去五年或有记录以来最热 全球抗暖行动严重滞后危机逼近

联合国大会周一拉开帷幕,先以气候变化问题开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希望,各国不要再心口不一,要拿出具体行动计划。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到会并发表讲话,但预计他关注的重点是波斯湾危机。华盛顿时间周一早晨,一群气候关注者在华盛顿西南大街上示威,他们堵住建筑、阻拦交通,要美国领袖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这五年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时代升高了1.1摄氏度,与2011年至2015年间相比升高了0.2摄氏度,这一升温所带来的气候影响包括冰盖融化、海平面上升,以及极端天气事件频发等。

(日内瓦综合电)联合国属下世界气象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说,近年来,海平面上升、全球变暖、冰盖融化和碳排放的速度正在加快,各国领导人必须在即将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迅速采取行动。

世界气象组织(WMO)22日发布的《2015-2019年全球气候报告》显示,随着全球暖化失控,世界在避免气候灾难方面严重落后,2015年至2019年很可能将成为人类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

0923_graph_front.pdf_Large.jpg

报告指出,这五年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时代升高了1.1摄氏度,与2011年至2015年间相比升高了0.2摄氏度,这一升温所带来的气候影响包括冰盖融化、海平面上升,以及极端天气事件频发等。

报告说,科学界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气候变化的进度和严重程度远远超过10年前的预测和评估,全球正面临关键的气候临界点。

大范围、长时间的热浪,前所未有的森林火灾,以及热带气旋、洪水和干旱等极端气候事件对社会经济发展和自然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此外,随着气候变化不断加剧,城市在高温热浪面前正显得越发脆弱。只有在经济社会领域开展大规模转型,并在能源等关键行业实施限制碳排放的措施,才能避免进一步升温所带来的不可逆转的危险后果。

报告强调,只有立即采取全方位的措施,在各个经济领域实施深度的“去碳化”,加大对生物多样性,以及能够吸收碳排放的自然生态系统的保护,同时进一步支持从大气中移除二氧化碳的相关技术手段,才能帮助国际社会实现《巴黎协定》中所设定的目标。

这份报告旨在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起的纽约“气候行动峰会”提供信息。该峰会将是继2015年《巴黎协议》签订以来,联合国再次召开的大规模气候会议。

联合国气候峰会科学咨询组联合主席、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塔拉斯警告,当前全球面临的挑战十分巨大。他说:“要阻止全球气温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2摄氏度以上,当前的气候行动目标水平须要增至三倍。要将升幅限制在1.5度,则须要增至五倍。”

他说:“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正在增加而非减缓。海平面已加速上升,我们担心南极和格陵兰冰盖面积会急剧下降,这意味着海冰和冰盖持续缩减。像我们今年在巴哈马和莫桑比克目睹的悲惨后果一样,海平面上升和强热带风暴导致了人道主义和经济灾难。”

二氧化碳浓度持续创新高

连同该报告一并发布的温室气体浓度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9年,大气中二氧化碳水平和其他关键温室气体含量均持续上升到了历史新高,二氧化碳增长率比之前的五年高出近20%。

二氧化碳可在大气中滞留几个世纪,在海洋中滞留的时间甚至更长。来自2019年温室气体观测站资料子集的初步资料表明,到2019年年底,全球二氧化碳浓度有可能达到,甚至是超过410ppm(1ppm为百万分之一)。

爱丁堡大学碳管理教授瑞伊如是形容:“这像是在经过五年毫无节制地花费后,突然收到信用卡账单。”他警告,全球各地的碳信用额(carbon credit)都已经被刷爆。如果温室气体排放量不从现在开始下降,所付出的代价将是惨痛的。

报告说,如果不立即提高国家自主贡献的目标并采取行动,全球升温超过1.5摄氏度“将无法避免”。如果到2030年还不能解决排放问题,将气温升幅控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的目标也将“遥不可及”。

非洲要求联合国宣布 全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

非洲国家周一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发表声明,要求联合国宣布全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并要各国给气候行动计划加上法律约束力,以确保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目标获得实现。

非洲国家政府也会要求国际社会提供更多资金,协助他们推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以及协助他们的人民适应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的未来。

非洲气候政策中心负责人穆罗梅兹表示:“联合国宣布全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这能在全球范围上推动相关应变行动”,而这可包括给非洲国家提供气候变化应变资金。

随着暴风雨、干旱和洪水侵害非洲人家园、农粮以及生活的情况日益严重,非洲各国政府目前正在想法设法的筹集资金,以改善日常天气和季节性气候趋势的监测和预报方法。

肯尼亚和索马里今年都遭干旱影响,这非洲之角地区2018年底降雨量不足,接着南部又出现大飓风,把水气全都吸收过去。肯尼亚农业部估计,该国玉米收成要下跌约25%,当局于是宣布该国进入粮食危机。

根据援助机构《世界宣明会》的数据,今年较早时候,莫桑比克先后遭遇飓风艾代和肯尼斯,该国有600多人在这风灾中丧命。飓风带来了洪水,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和马拉维遭受打击,超过200万人受影响。

尽管将个别天气灾害归咎于气候变化是复杂的事,但科学家们指出,干旱和水灾的发生会更频繁更激烈,而暴风雨也海水温度上升而加剧。科学界也预测,非洲大部分地区日后降雨将更难以预测,农作物收成量也将下跌。

穆罗梅兹说,由于非洲经济和生态系统在今年较早时气候变化中受损,非洲大多数国家难以实现一系列全球发展目标,这包括在2030年前消除饥饿和贫困的目标。

国际慈善机构Christian Aid负责领导气候变化工作的穆罕默德认为,非洲已在承受全球暖化带来的破坏的打击。

他表示:“非洲人比多数人更了解气候变化紧迫性……各国政府必须赶紧大幅度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将全球暖化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内。”自工业化时代以来,全球气温已经上升近一个摄氏度。

非洲国家多年来一直在呼吁富裕国家为他们提供更多资助,以协助他们应对全球暖化的挑战,在长期经济发展规划中纳入气候风险因素。

对于此次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可能取得的成果,非洲气候变化谈判代表的法律顾问奥萨福深感怀疑;他不认为,此次会议能给今年12月在智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做出多大贡献。

奥萨福指出,去年就有几个国家阻扰大会采纳一份重要的联合国科学报告,该报告建议以气温升幅1.5摄氏度做为巴黎气候协定行动的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