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尽管冠病肆虐全球 18国 “与世隔绝” 挺住零病例

4月1日,医疗人员在朝鲜平壤的一家医院内进行消毒防疫工作。(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专家认为,偏远岛国因为难与其他国家衔接而面对发展障碍。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反而占有地理优势,海洋成了天然屏障,让它们与他国保持一定的安全“社交距离”。

(伦敦/纽约综合电)全球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患破百万,被禁足在家的人逾39亿,在多国跟疫情做困兽斗的当下,有18个国家仍高挂“零确诊病例”头衔。

冠病疫情肆虐全球三个多月,重灾区从中国转移至欧洲、北美洲和东南亚等地,每天公布的数据触目惊心。截至昨天,全球确诊病例达115万起,美国逾29万起居首,意大利和西班牙以约12万起尾随其后。

截至昨晚,全球已有6万多人死于冠病,单单在美国,周四和周五的24小时内就有近1500人死亡。有9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施居家令、戒严和隔离等抗疫措施,受各种禁令影响而被迫留在家中的人逾39亿,占全球人口一半。

全球一片愁云惨雾,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当中,有18个国家却挺住了。

据英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统计,截至4月2日还未“沦陷”的国家是:科摩罗、基里巴斯、莱索托、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瑙鲁、朝鲜、帕劳、萨摩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所罗门群岛、南苏丹、塔吉克斯坦、汤加、土库曼斯坦、图瓦卢、也门和瓦努阿图。

多数“零确诊”国家是访客稀少岛国

专家认为,部分国家可能还未公布病例,如朝鲜和战乱国家也门,有些国家则只是暂时把病毒挡在门外,未来停留在“零病例”榜的国家将越来越少。

在“零确诊”榜上的国家多数是访客稀少的岛国。根据联合国数据,全世界前10个访客最少的国家中,有七个还没出现确诊病例。

偏远岛国因为难与其他国家衔接而面对发展障碍。在疫情肆虐的当下,它们反而占有地理优势,海洋成了天然屏障,让它们与他国保持一定的安全“社交距离”。

例如太平洋岛国瑙鲁几乎“与世隔绝”,它四面环海,最近的邻居是基里巴斯的巴纳巴岛,但两地也隔了320公里。瑙鲁人口也少,只有1万人,每年游客人数也只有约160人。

根据网上资料,1919年第三波西班牙流感蔓延全球,但亚马逊河口的马拉若岛是当时世界上唯一没有感染报告的人类聚集地,可能是因为那里人烟稀少又四面环海,所以很少与外界交流。

尽管守住“零病例”,瑙鲁、基里巴斯、汤加和瓦努阿图都不敢怠慢,已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提前为抗疫做准备。

瑙鲁从3月2日禁止来自中国、韩国、意大利的访客入境。3月中旬,瑙鲁航空暂停飞往斐济、基里巴斯和马绍尔群岛的航班,只有飞往布里斯班的航线照旧,但从每周三次减到每两周一次。

奥克兰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前世界卫生组织专员图奎通加说,太平洋岛国最好的应对方法是将病毒挡在门外,因为它们缺乏健全的卫生系统,国民健康也不太好,不少人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疾病,一旦暴发疫情,只能将病患送国外救治,但在多国已封锁边境下谈何容易。

南安普敦大学空间人口与流行病学教授塔特姆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完全避开传染病。即便是太平洋岛国如瑙鲁,虽然封境措施可能奏效,但难以永久持续下去。

“这些国家多数都在某种程度上依赖外界,无论是食品、商品或旅游业,它们也出口商品。它们可能完全封锁,但这将造成损失,最终也不得不再次开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