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知情者:只证实女助理确诊 快速检测呈阳性特朗普仍上电视受访

美国白宫外的草坪星期天摆放了一排排的空椅子,为20万名美国冠病逝者举行网上追思会。图中女子手持病逝父亲的照片,不禁悲从中来。(法新社)

字体大小: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者指出,白宫规定,只有在快速检测报告呈阳性之后,才须在鼻咽深处采样进一步确定是否确诊,而特朗普是依照规定接受检测。然而,特朗普在身边多人相继确诊后,曾嘱咐一名顾问不要对外公开这些信息。

(华盛顿综合电)知情者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在上周四傍晚就知道自己的冠病快速检测结果呈阳性,却依然上电视节目接受访问。他隐瞒了首次检测结果,只证实其女助理确诊,而他本身仍在等待检测结果。

特朗普上周四接受福克斯新闻频道访问时说:“我会在今晚或明天(上周五)早上得知检测结果。”他于上周五凌晨1时在推特宣布自己确诊。

《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者指出,白宫规定,只有在快速检测报告呈阳性之后,才须在鼻咽深处采样进一步确定是否确诊,而特朗普是依照规定接受检测。

然而,特朗普在身边多人相继确诊后,曾嘱咐一名顾问不要对外公开这些信息。

知情者透露,特朗普的贴身女助理希克斯是在上周四上午确诊,但有关消息只有几名顾问知道。直到当天傍晚,彭博社率先做了报道,特朗普的竞选经理斯蒂芬和其余团队成员看了新闻之后才获知消息。

特朗普当天按计划前往新泽西州出席筹款活动,但并未事先征询竞选团队的意见。

特朗普核心圈子对确诊信息守口如瓶,令白宫西翼官员深感焦虑;白宫对外发布的信息又相互矛盾,令一些官员对自己的信誉感到担忧。

一名官员直言:“我得密切留意推特和电视报道,因为我得不到来自西翼的官方信息。”

白宫医生康利对特朗普的病情也是避重就轻,他星期天还承认发出具误导性的信息,是为了“反映特朗普及医疗团队的乐观态度”,这令他在医疗界失去信誉。

埃默里大学的传染病专家德尔里奥甚至形容:“昨天(上周六)进行汇报的是个‘编故事能手’(spin doctor),不是医生。”

上周六,康利一直回避特朗普是否需要输氧的问题,隔天才承认总统曾须补充氧气。星期天,针对特朗普的X光检查是否显示任何肺部损伤或肺炎迹象,他则模棱两可地表明:“有一些预料中的发现,不过并不严重。”

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家伊曼纽尔说:“他没说X光是正常的,他说‘预料中’,而我们大多认为冠病会导致肺部严重损伤。我假设这是他们所看到,所以他们才让总统服用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

尽管有人认为,康利保护总统隐私权的职责大于一切,但传染病专家德尔里奥说:“这是美国总统,他是公众人物,我认为美国人民有权知道,维护病人隐私权在这种情况不适用。”

美杂志报道特朗普入院前 问幕僚会否与友同样病逝

另据美国杂志《名利场》报道,特朗普上周五傍晚入院前,多次问幕僚会否与其好友、地产大亨切拉同一命运。

该杂志记者舍曼引述共和党一位知情人士,指特朗普不停问幕僚:“我会否像切拉一样离开人世?”切拉今年4月因感染冠病死亡,终年77岁。

特朗普3月29日的疫情记者会中,首次提及一位朋友感染冠病,但没有公开其名字,只称对方稍为年长,而且肥胖,但十分强悍。后来有报道指特朗普所指的是其金主切拉。

另一方面, 特朗普确诊促使民主与共和两党的竞选主轴出现转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竞选团队表明,将继续强调他们一贯的竞选信息,即拜登能比特朗普更好地处理冠病疫情。

特朗普阵营则试图为特朗普塑造“战士”形象,但其竞选高级顾问米勒至星期天仍在嘲笑拜登一直戴着口罩。民主党策略师指出,如果共和党继续淡化冠病的严重性,这可能引发选民的强烈反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