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Mei]Editors Pick

 

上星期一我们的校园里发生了一件让人非常不安的事,立化中学一名13岁男生在学校里被一名16岁男生砍死,16岁男生隔天被控谋杀。

我们顿时失去两个孩子。

13岁的孩子是个教徒,据传他们亲友梦到他回到天国,这对痛失爱儿的父母有一点安慰作用。

16岁的孩子生命还在,但他的人生已回不到从前。他不可能回到同一所学校,甚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勇气重回社会。他已被控,我们就静候警方调查和法庭裁决。但是,我们不能像看热闹一样,感怀几天然后不了了之。我们应该关注身边的人,不论是孩子、成人还是老人。

每个人在某个时期都会有难受的经历,有时是自己给的压力,有时是别人的要求与眼光,也有因为社会集体焦虑让人感到无所适从。冠病肆虐一年多来,很多人都受够了,精神不稳定并不罕见,他们或许需要帮助,也可能只需要有人说说话。

如果你自己觉得心理上还调适得不错,可以多关注身边的人,尽量让大家感觉有希望,积极面对生活,特别是在念书的孩子、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人生这个阶段应该如朝阳,他们本该踌躇满志,觉得努力就可以让自己或者世界好一点,可是疫情之下好消息少,坏消息多,很多困难一时找不到简单的解决方法,这让人很苦恼。

这种情况下,心态若不调好,很容易陷入忧郁、焦虑或者干脆什么事都不做,“躺平”过日子。更糟的是,把郁闷发泄到别人身上,到处寻找攻击对象,搞得大家都难受。

超级大传染提醒我们,大家都是命运共同体。我们可以责怪开非法KTV的商家、花天酒地的男人,他们最终必须面对惩罚,但是这次传播的源头很可能是提供我们每日重要蛋白质的裕廊渔场。他们也不希望被感染,更不希望传染给别人,搞到大家无法如常过生活,还要担心健康。

很多问题的形成,并非单一原因,然而绝大部分人都希望能有一个简单的对象可以问责,包括我们讨论了好几个星期的种族问题。我们这个多元种族的社会要保持多元,必定需要很多的调整和努力才能确保和谐。如果我们认同这个大原则,对一些措施和政策感到不满时,可以提出改善建议,如果不认同这个大原则,那就得提出一个不同的理想,让全新加坡人做选择。

上星期六民情联系组和《联合早报》合办的对话会上,两位华社代表许廷芳律师和新加坡宗乡总会会长陈奕福都表示,新加坡的华社一直以来都以国家利益为重,募款捐助时往往也不分种族,华社不是独善其身而已。非特选中学毕业的国家发展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也以自己的双语双文化经验说明,为什么特选学校需要存在。

这场对话会时长两个半小时,对华人特权、华人优势、种族歧视等等课题感兴趣的朋友,不妨花点时间看视频,或者阅读报道。唯有大家都听到同胞们不同的声音,我们才能理智地讨论,并对现状做出必要的改变。

上星期五,等了一年的东京奥运终于举行了。本届奥运在疫情的阴霾中算是闪亮开幕,接下来几个星期,我们的特派记者陈宇昕和摄影邝启聪会不断发回即时新闻和照片,还会做现场直播,敬请留意。

韩咏梅
总编辑
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
 
 
关注我们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Telegram
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公司登记号:198402868E)
 

如果您不愿意继续接收此专题订阅邮件,请点击此处进行管理。